回归常识,回归人性

回归常识,回归人性

       ——读周国平《向教育提问》

 

    一直很喜欢读周国平的散文,那种朴实清新而充满哲理的文风,那发自内心的对人的关爱,读了之后,很容易与之产生共鸣。

是到全民向教育提问的时候了。中国现行教育的弊端有目共睹,有什么理由还继续忍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今日之中国,教育是最落后的领域,它剥夺了孩子的童年,扼杀了少年人的求知欲,阻碍了青年人的独立思考。它的所作所为正是教育的反面。改变无疑是艰难的,它牵涉到体制、教师、教材各个方面。但前提是澄清教育的理念,弄清楚一个问题:教育何为?

中国现行教育的弊端已引起越来越多有识之士的忧思。其根本症结是体制问题,而在其表现形式上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教育资源分配严重不公和市场化名义下的高收费、乱收费,导致了大量贫困家庭的子女实际上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二是素质教育的口号形同虚设,应试教育变本加厉,为了应试不惜摧残生命、扭曲人性;三是教育目标和过程的急功近利,造成全社会对人才培养的普遍“近视”。在以上三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教育的腐败现象正在不断加剧。

教育的基本道理其实并不复杂,其主要使命就是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使受教育者所固有的人性特质得到健康的生长,成为人性健全的人。毫无疑问,一个人惟有人性健全,才可能真正幸福,也才可能真正优秀。毫无疑问,一个由健全的人组成的社会才能够是一个真正和谐和生机勃勃的社会。这本来只是一个常识,我们教育所需要做的只是听从常识的指引,实践这个常识,但令人震惊和遗憾的是,我们的教育恰恰正在做着与常识相反的事情,而且我们的学校、老师和家长似乎都在被一种莫名的魔力推着一直不停地往前走,简直无法停下来。

何时才能结束这种大规模的愚昧,何时才能让我们的教育回归常识,回归人性,回归教育的本质,让教育重新成为教育?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对当下的中国教育周国平只是一位旁观者,然而,恰恰是这位旁观者,以哲学家的洞察力更深刻地体察到了当下教育的深层次的症结。读一读以上这些发自肺腑的话语,再回头想想我们每天所做的一切,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真的应该思考教育究竟何为?

 

中国式的语言游戏与看客心态

中国式的语言游戏与看客心态


 


钱理群先生的《我的精神自传》,下篇第三章《幸存者》中有一段《论演戏》的文字,颇觉得好玩。现部分摘录下来与同仁们分享。


鲁迅对中国国民性有一个重要概括:中国是一个“语言文字的游戏国”。中国式的语言是可以完全游离于想和做之外的。中国式的语言有明说要做,其实是不做的;有明说不做,但要却非做不可的;有明说要这样做,其实是要那样做的;有其实是自己要这么做,但偏说别人要这么做的;有言辞凿凿,其实却什么也没做的;也有一声不响,而其实却做了的……


虽然说是在玩游戏,但这类游戏中的角色却不是任何人随便可以扮演任何角色的,这样的语言游戏的角色扮演其实总是和言说者的社会地位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当一个人处于社会权力者的地位,那么他就可以玩弄“指鹿为马”的语言游戏,扮演起赵高的角色;而当一个人处于被领导者的地位,那么更多地只能扮演奴隶或哑巴的角色,更多的则是表现为“既无说话的权利,也无不说话的权利”,所谓无说话的权利,也就是言说者只要不与权力沾边,其实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能是自己真实意思的表达;所谓无不说话的权利,即权力者需要你表白的时候,你就必须顺着特定的意思表态,以显示对权力者的衷心。所以在中国作为普通百姓大多信守“沉默是金”的信条,如果真的到了“不说话的权利”也要被剥夺,那么自然就要开始进行语言的咀嚼与推敲,要反复咀嚼权力者言说的话语,揣摩其真实表达的意思,即使真的揣摩透了权力者的话语意图,但还必须把戏一直演下去。长此以往,自然就形成整个国民特殊的语言表演技巧——或似是而非,或左右逢源,或问而不答,或王顾左右。


由上可知,我们汉语言的丰富性、模糊性与复杂性或许是世界上任何一种其它语言都无法比拟的。语文的外延和生活是相等的。当我们的每一堂语文课上,都带领学生从文本的语言文字出发,进行反复的咀嚼品味,这是不是也是语文工具性的一种表现?是不是也在训练学生获得一种适应社会生活的技能,掌握一种更好地生活的工具。


关于中国的国民性,鲁迅还有一个论断:群众,——尤其是中国的群众,永远是戏剧的看客。


鲁迅先生这里所说的“看客”其实也是包含着两种身份的,即既看别人,又被别人看,既看戏又演戏,这“构成了中国人的基本生存方式,也构成了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关系”。在看的过程中,既把别人的真实的痛苦变成自己娱乐的材料,津津乐道地进行言说,甚至通过极为夸张的言辞,放大这种从别人痛苦中获得的快乐和满足,然后在快乐和满足中把自己曾今被看的痛苦也一并转移掉,涂抹掉,就这样,作为“看客”的国民在不断地看与被看的反复转变中,把一切人生真实的意义全部消解掉,最终堕入价值虚无和精神麻木。


    读点闲书,写点文字,虽然作为“沉默者”和“看客”的个体同样无法改变“既无说话的权利,也无不说话的权利”与“看与被看”的命运,但至少对人生的真实意义多了一点点的觉醒。

陈日亮老师关于语文的隽语

陈日亮老师关于语文的隽语


    ——《如是我读》读书摘记


 


何谓语文?我即语文。此乃语文教师极深的修养与极高的境界。值得作终身期许,一世追求。


语文既有边又无边,以有边导无边,以无边济有边,驾驭既熟,方能游刃有余,左右逢源。


语文教师应该自己感觉是一个学者,而他人则感觉他是一个诗人。


语文课堂提问当注意“五忌”:忌浅、忌露、忌奥、忌晦、忌碎;课堂讲解当注意“五不”:不离书,不空浮,不繁复,不含糊,不枝枝丫丫、旁逸斜出。


语文课堂最忌的“五讲”:讲得支离破碎;讲得天花乱坠;讲得枯燥无味;讲得昏昏欲睡;讲得听与不听都无所谓。


备课时要多想想,有得忌轻出;教完课要多问问,微瑕须细评。


语文课必须用巨大量的读书代替课文讲授,语文课应更名为读书课或实质上已上成读书课。


语文备课必须注意三点:准确理解文本精华;总体预测学生水准;切实把握教学落差。


语文教师备课当“三问”:此课文,学与不学有何不同?教与不教有何不同?这样教与那样教有何不同?


只关注描写,对叙述语言的麻木,无感觉是语文阅读教学的一大隐疾。


教语文,最难的是“取舍”二字,取舍,是语文教师的毕生修炼,它联系着教育的无穷底蕴和教师的全面素养。


“教什么”确实比“怎么教”重要。但在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教”之前,“教什么”也依然会无从把握,难以确定。


语文教师不必要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教学上,恰恰相反,要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读书和写作上。


语文教师要把自己定位在这样的坐标里:横坐标是学养的积累,纵坐标是经验的增加。


语文教师对自己要教什么,不教什么,以及何以教与不教,必须有明确的觉解。


没有语言训练的语文教育和没有生命情感体验的语文训练,同样都是一种伪教育。


教师应该具有诗情和理性的教学语言,否则,就无法让学生进入文本,也无法受到感染,令其折服。


 


  


 

语文名师谈语文(三)

语文名师谈语文(三)


 


宁鸿彬老师:


语文课堂上,文章要由学生自己读懂;疑问要由学生自己提出;问题要由学生自己分析解决;知识要由学生自己发现获取;规律要由学生自己去概括掌握。教师只要在“指导”上下功夫,在打开学生各个学习环节的“思路”上做文章。


 


郑逸农老师:


语文教学要让学生深入到课文的语言中去,要引导学生用自己的心灵去感悟,用自己的观点去判断,用自己的思维去创新,用自己的语言去表达。


语文教学要把课堂还给学生,把创造还给学生,让学生自主生成对文本的理解与感悟,自主生成语文素养,自主走向精神成长,自主形成健全人格。


 


程少堂老师:


一个好的语文教师必然具备三方面的特点:一是语文教师要做一个有思想的人;二是语文教师应该是一个可爱的人;三是语文教师应该是个杂家。


语文味是语文教育过程中以共存互学的师生关系为前提,主要通过情感激发和语言品味等手段等手段让人体验一种令人陶醉的审美快感。


语文课要教出情感美。一堂好的语文课会给师生的情感带来强烈的冲击,师生双方都被感动的场面是经常可以见到的。


语文课应该品味语言文字之美。


 


潘凤湘老师:


语文教学的关键是教会学生读书,以培养学生的读书能力,因为读书能力是一个人成才的重要条件。


 


高润华老师:


语文教学可以通过朗读来品尝语言的魅力,把握文章的意境,理解其中的诗情画意,感受蕴含的思想感情。


语文教师自身要学习语言,锤炼语言,不断提高语言修养,用美的语言粘住更多学生,让语文课堂熠熠生辉。


 


李卫东老师


教学从实质上讲,是一种交往,对话合作,学习的过程本质上是一种探究性活动。


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材编者、文本之间的多重对话,是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的动态过程。

语文名师谈语文(二)

语文名师谈语文(二)


  ——读书摘记


 


  军老师:


教育者应该是思想者,教育的力量说到底是思想的力量和思想感召的力量。


语文教学实际上是语言教学,而语言不仅仅是一种工具,还有强烈的人道、人性、人生、人格意向,所以,成功的语文教学需要师生共有一种植根于语言的人文精神,以人伦情怀、人生体验、人性感悟充分激活本来凝固化的语言,充分施展个性,造就一种痴迷如醉回肠荡气的人化情境,共同从中体悟语言的妙处,掌握运用语言的本领。


一堂好课,一堂有价值的好课,一定是充满问题的课堂,充满思考的课堂,学生思维活跃,敢于、善于、巧于提出问题的课堂。


 


  翔老师:


“热闹”和“虚空”不是课改的必须,更不是新课标的目的,诵读、理解、感悟、积累、运用才是语文教学的内核。


课堂教学中,教师要引用相关材料,以丰富教学内容,使课堂变得更加精彩;激发学生兴趣,使课堂变得更加活泼;深化学生的理解,使课堂变得更加厚重。


提问艺术在语文教学中至关重要。好的课堂提问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可以扭转被动课堂的局面。


 


程红兵老师:


有缺点的课才是真实的课,如果教学没有缺憾,那就是作秀了。


语文教师的教学个性是语文教学风格的一大要素,它决定了一位教师与众不同的个人风貌和独特的教学创造力。


语文教学要真正达成目标,实现自身价值,就必须培养人,必须发展学生的人格。


课堂教学要注重认知规律与美学规律结合的创造性运用,以丰富多彩的教学形态和美感多渠道地诱发,来诉诸学生的智能结构和审美意识,通过师生双边活动巧妙安排和编织,把语文课堂教学的智力内容与施教手段的审美形式有机结合起来,化抽象为形象,化平淡为神奇,化枯燥为魅力。


 

语文名师谈语文(一)

语文名师谈语文


       —读书摘记(一)


 


  漪老师:


    语文与生活同在。把学生关在教室里,局限在课本中,必然远离实践。一定要打开生活的大门,让学生在丰富的社会实践中学好语文,用好语文。


教师一要研究教材,二要研究学生,做到胸中有书,目中有人。要把学生思维的时间、空间还给学生,让学生自主学习,因为语言文字中蕴含的语音感、语义感、语境感不是教师能够全部讲出来的。


 


钱梦龙老师:


    真正成功的语文老师,靠的是其自身的文化品格和内在功力在整个教学过程中全方位的辐射和渗透。


 


胡明道老师:


所谓高效率的语文教学:第一,学生学习语文的内驱力要得到不断激发。教学过程紧凑、生动、热烈。第二,学生在单位时间内得到充分的吸收与表达的训练,知能共进。第三,教材内容得到最大限度的合理使用,教学内容丰富、饱满。


教师要以学生为主体,在尊重学生个性解读的基础上引领学生正确理解文本内容。教是为了让学生掌握,而不仅仅是教师完成教学任务。


课堂教学要:于无疑处设疑;于无趣中引趣;于点拨中探胜;于比较中鉴赏;于揣摩中获知;于辨析中识误;于发散中思维。


 


余映潮老师:


好的语文课应该既表现出理性特征,又充满着诗意手法。


语文课堂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将老师在课堂上要做的事,化解成细腻的操作步骤,让学生去试做,去进行,去完成。可以说学生的课堂活动充分是高层次的教学境界,是语文教师近乎全部教学艺术的集中体现。


朗读对孩子们进行着审美熏陶,进行着情感陶冶,进行着气质培养。是让孩子们认知文字、感受声律、体味词句、领会情感、品味意境、发展语感的充满情致的语文实践活动。


 


李镇西老师:


新课程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课堂以学生为主体,教师带领学生学,绝不意味着教师可以放弃自己的教育责任,只做学生思想的“尾巴”。


教师在课堂的对话与共享中发挥与其它参与者(学生)所无以伦比的“能力培养”、“精神指导”和“人格引领”作用。


语文教学技巧永远是第二位的,第一位的是真情实感。课堂上没有纯粹的理念,一切细节同时都是理念。教育是心灵的艺术,爱心是教育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