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阅读的本源

回归阅读的本源


——中学生阅读的问题、成因及对策


 


一、当前中学生课外阅读的主要问题:


2009年第5期《语文教学通讯 B刊》刊发了两篇关于中学生课外阅读情况调查的文章,一篇是上海师范大学陶本一教授和上海大学曹建召博士的《全国初中生课外阅读的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另一篇是泰州市教研室王小东老师和重庆长寿实验中学胡进群老师的《影响初中生课外阅读的本源探求》。综合两篇文章调查得出的结论,当前我国中学生的课外阅读状况实在堪忧。问题主要表现在:


一是绝大多数中学生几乎没有时间进行课外阅读。《报告》的数据显示,有62%以上的中学生每天用于阅读的时间(包括看电视,上网浏览和看报纸)在20分钟以内,而且这种情况随着学段升高,变得越来越严重。


二是中学生对课外阅读普遍缺乏兴趣。《报告》的数据显示,有78%以上的学生选择课外阅读只是为了放松和消遣,因此,阅读的内容主要是些《早报》、《晚报》、《读者》、《语林》等一些休闲娱乐读物,而对严肃的读物,纯文学、哲学、科技类读物以及经典名著普遍不感兴趣。


三是学生的课外阅读普遍缺乏必要的支持。《报告》的数据显示,尽管有70%以上的家长认为“阅读有利于孩子成长”,但在选择“让孩子做作业或参加课外辅导班”还是“让孩子进行课外阅读”时,90%以上的家长都选择了让孩子做作业或参加课外辅导班。在对家长为孩子购书的问题进行调查是,27%的家长选择了会经常为孩子购书,63%的家长选择了只是偶尔为孩子购书,但在所购书的类型上90%家长为孩子选购的是教辅资料,只有7%的家长选择了会为孩子购经典名著。与此同时,学校和班级能够健全图书馆、图书角的所占比例极小,即使建有图书馆(角)真正能够对学生开放,并大力支持学生课外阅读的老师比例也明显偏低,甚至有极少数教师仍然存有学生课外阅读会影响功课学习的错误认识。尤其是在非语老师做班主任的班级上,学生的课外阅读常常会误解为看闲书而受到排斥。


四是学生的课外阅读缺乏必要的、有效的指导。《报告》的数据显示,82%的学生认为课外阅读重要,渴望能够读些好书,但面对浩瀚书海,学生却感到很茫然,不知道该选择什么书来阅读,更不知道面对经典名著,应该从何处下手,很多学生面对经典读物感觉,就像是下里巴人欣赏阳春白雪,自我尝试阅读过后,既找不到阅读的快乐,也难以感受到经典的价值之所在,更谈不上阅读获得的成就感,于是也就慢慢放弃了,久而久之,也就对经典阅读失去了兴趣。


二、问题的成因分析:


一是功利社会的成人功利性阅读思想使儿童过早地丧失了对阅读的兴趣。王富仁教授在《把儿童的世界还给儿童》(《读书》20016期)一文中说:“儿童文学是专为儿童创造的一个语言世界,但因为儿童不认识文字,自身无力走进这个世界,他们需要家长和老师引领着他们走进这个世界。但作为成人的家长和老师,则往往从成人的视角主要为儿童选择那些‘有用的’,而不是从儿童实际需要出发,为儿童选择那些‘有趣的’;在对儿童进行文本解读时,也都是从‘有用的’的角度进行阐释,总希望儿童能从中获得某种教益或意义,甚至收获某种功利”。这种以成人经验主导的功利阅读思想,使孩子视阅读为一种学习的负担,结果使儿童过早地丧失了阅读的兴趣。


二是沉重的应试和升学的压力导致学生无论是课堂还是课外都很少有时间能够真正专心阅读。在课堂上,语文阅读教学过多地关注对文本内容的阐释,而对作者行文思路和文本所采用的表现形式的探寻普遍不足,阅读教学经常在文章写了什么的粗浅层面绕圈,阅读过程应有的诵读涵泳、理解鉴赏和探究创新始终难以深入,致使在阅读课上要努力提升学生阅读能力和培养良好阅读习惯的目标落空。在课外,老师和家长要孩子看的是辅导用书和做其中的习题,星期假日,家长宁可让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家教培训班,也不希望孩子进行课外阅读。另外,教师自身课外阅读的视野狭窄,又不能组织起有效的课外阅读指导,更不能用自身的阅读经验影响和熏陶学生,语文教师不读书、不爱读书,那么学生不读书不爱读书的情况自然就在所难免了。


三是整个社会缺乏一种良好的阅读氛围。工业化、信息化时代,人们的生活压力普遍较大,人们工作学习之外首先想到的是娱乐和休闲,而电视、网络、电子游戏、卡拉OK等正好满足了人们的这种要求,导致传统的阅读休闲正逐渐远离我们。


四是优秀的阅读资源普遍不足,阅读的环境也需要进一步的改善。《全国初中生课外阅读的调查报告》得出结论,全国仍然有46.5%的学校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图书馆,还有28.5%的学生选择了学校的图书馆不向学生开放。再拓展一步,现在,就我们盐城而言,大约还有90%的乡村社区仍然没有图书馆和阅览室,我想全国的状况也不会太好。曾经对我所住的小区家庭藏书量做过一个粗略调查,家庭藏书(学生教材、教辅除外)在200册以上不足3%,在100册以上的不足15%50册以上仅26%,窥一斑而知全豹,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当前阅读资源不丰富也是制约阅读的一个重要因素。


三、应对的策略:


一是加快读书型社会和书香校园建设步伐,让想读书愿意读书的人能够有书可读和读得起书。朱永新教授曾经说过: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与它的每个个体的阅读水平。重视阅读,提升我们民族的精神高度,这不是学校或教育领域就能解决的问题,必须全社会共同参与,真正把建设读书型社会和书香校园的各项措施落到实处。比如加快乡村和社区图书馆的建设,丰富社会的阅读资源;加强学校图书馆、班级图书角的建设,丰富学生在学校的阅读资源。再比如,建立全国范围的阅读周、阅读节,开展丰富多彩的读书沙龙、读书讲坛等阅读活动;还有,国家采取对优秀出版物的补贴政策,降低优秀图书的价格,真正让所有人有机会读书、有地方读书、读得起书。整个社会良好的阅读风气一旦形成,学生的课外阅读就会有一个良好的大化境,大环境的改善无疑会有力促进学生的课外阅读。


二是强化学生的课外阅读还需要从阅读课堂的变革着手。走进当前的中学语文阅读课堂,基本是以应试型阅读为导向的教学。这种应试型阅读教学主要表现为以下基本特征:其一,教师把一篇文本分解成一个一个的任务,让学生带着任务走进文本进行阅读,学生的阅读主要是为了完老师交给的任务,学生没有阅读的自主权,很难真正从阅读中享受到阅读带来的乐趣,甚至会形成阅读就是为了做题目的很不好阅读习惯。其二,教师围绕文本所设计问题的答案大多源于教学参考资料和教师自身对文本的解读,而学生课堂上读出的答案只能不断向教师设定的答案靠拢。阅读应有多元开放性的特点几乎丧失殆尽。其三,因为应试型阅读教学追求的是应试中如何得高分,所以师生更多关注阅读答题的方法和技巧,而忽视了对阅读自身固有规律的追寻,更谈不上对阅读过程的享受。所以,要能够让学生真正喜欢上阅读,就必须从改革现行的语文应试型阅读课堂着手,让阅读真正回归其本源——通过阅读开拓视野,通过阅读丰富积累,通过阅读养成习惯,通过阅读提升精神境界。


 三是强化学生的课外阅读必须要从教师抓起。教师自身喜欢阅读对学生的熏陶和影响是巨大的。如果教师自身有着非常丰富的阅读经历和良好的阅读习惯,他就会有意识甚至无意识地去引导、建议学生去进行课外阅读,并且总能够不失时机地去指导学生读什么书,怎样读这些书,为学生的阅读引路。老师良好的阅读习惯也会对学生阅读习惯的养成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就像陈寅恪的学生胡守伟晚年回忆跟随大师学习的经历,所出现的全都是老师手不释卷勤勉读书的场景。国学大师钱穆的学生胡嘉,在六十年后回忆自己在苏高中跟随老师的读书生活也是如此。


 

走出阅读教学的误区

走出阅读教学的误区


 


阅读《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随笔记下了下面一段话:


     “语文老师不是只给学生讲书的,语文老师是引导学生看书、读书的。一篇文章,学生也能粗略地看懂,可是深奥些的地方,隐藏在字面背后的意义,他们就未必能够领会。老师必须在这些场合给学生指点一下,只要三言两语,不要啰啰嗦嗦,能使他们开窍就行。老师经常这样做,学生看书、读书的能力自然会提高。”


细细品读叶老上面这段朴实无华的话语,却从根本上回答了我们当前阅读教学中的许多复杂的问题,能够帮助我们走出当前阅读教学的误区。


首先,学生的阅读能力究竟怎样才能获得提升?阅读教学是不是要对教材中的每一篇课文都要进行精细的分析与讲解,并配以各种形式的练习与测试,最终达到提高学生阅读能力的目的?叶老用最通俗的语言给了我们最清楚明白的答案:语文阅读教学的核心目标就是教会学生看书、读书。只有学生书看多了、读多了,学生好的读书习惯才能养成,好的读书方法才能习得,有了好的读书方法和习惯,方能算是学会了读书,具有了真正的阅读能力。还是一句最通俗的话:学生的阅读能力不是老师讲出来的,是学生自己读出来。


第二,在提升学生阅读能力的过程中,教师的作用究竟应该体现哪些地方呢?在阅读教学中教师的作用不是体现在精雕细刻、条分缕析的讲解上,而是在学生读书遇到疑难、困惑的时候,用最准确简洁的三言两语给学生以点拨与指导。通过教师的点拨指导,让学生不仅能看到文本表层的含义,更能够深入到文本语言文字背后,获得新的发现,收获新的感悟与体验。这里老师三言两语的点拨对于学生一定犹如醍醐灌顶,能助其茅塞顿开。与此同时,为了帮助学生学会阅读,教师的作用除了上述的点拨引导之外,还要充分体现在给学生正确的阅读方法的指导上,良好阅读习惯的培养上和成功阅读体验的激励上。


第三,教师必须要练好“读功”,方能引导得当、点拨准确。叶老告诉我们,语文教师不只是给学生讲书的,我们的课前备课不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精心准备怎样讲上,而是要把功夫下在如何反复读上。只有教师自身反反复复地研读文本,才会形成自己丰富的阅读体验,只有教师自身有了丰富的阅读体验,才能练就一双慧眼,发现和洞察学生在阅读文本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学生遇到的这些问题,我们教师怎样帮助方能得到最好的解答。所以,只有教师把备课的功夫多下在反反复复的阅读上,课堂上教师给学生的指导、点拨方能抓住关键,点准穴位,也只有教师点拨精准,学生才能真正开窍。学生真正开了窍,他的阅读能力也才能自然会获得提高。

今天,你读了吗?

今天,你读了吗?


      ——由一道名著阅读题想到的


 


参加区学科带头人、教学能手考试的笔试阅卷,一道试题似乎总让我难以释怀。


这是一道名著阅读题。原题如下:“巴金的《激流三部曲》由《家》、《春》、《秋》组成。《家》中的主要人物觉新是一个受新思想影响,从软弱到抗争,最后离家出走,投身革命的新青年形象。”这只是一道简单的判断题,结果,三十多名参考教师中仅有两人答案正确。于是,我感到有点纳闷,得分率如此之低的一道名著阅读题,究竟是题目真的太难了,还是我们的语文教师的阅读实在太少了?无独有偶,我又联想到今年中考命题,我在试卷名著阅读考查中出了这样一道题:“简述《水浒传》第六十八回‘宋公明夜打曾头市’的原因。”结果,该题得分率同样在全卷中处于最低。两道应该说难度都不大的名著阅读题,师生得分率都在20%以下,“窥一斑而知全豹”,目前中小学师生的名著阅读状况不能不让人感到担忧。


新课程改革实施以来,语文课程设置为了不断强化学生阅读量的积累,《语文课程标准》明确要求1-9年级学生课外阅读量不少于400万字,高中3年课外阅读量不少于150万字,并在附录部分专门推荐了学生课外阅读的名著书目。《语文课程标准》为什么要做出如此明确的规定?其实就是要表明阅读之于语文学习的重要意义。阅读是语文学习的根基,失了根基的语文学习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立得高、走得远的。


语文学习与数理化等其它学科的学习最大的不同,数理化学科讲究的是“举一反三”,即要求将书本上的每一道例题精研细析、讲清讲透,学生通过对例题的学习,实现对一类题型规律的掌握,提高对知识的运用能力。而学生语文素养的提升,更多靠的是“举三反一”,没有大量阅读经验的积累,就根本无法实现理解、鉴赏、评价、写作的能力突破,一句话学生语文素养的提升更多靠的是广泛的阅读积累和生活实践的熏陶渐染。


 “一个人阅读的厚度,决定着他成长的高度。”


 “阅读是一天也不能少的精神食粮。它引导着我们思维的航船,支撑着我们人格的大山。”


“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也没有一匹骏马能像一页跳动的诗行那样——把我们带往远方。”


读到这里,我不禁要问:“今天,你读了吗?”


对每一位语文教师我还要问:“今天,你带着你的学生读了吗?”


 

谈小小说的阅读鉴赏

  谈小小说的阅读鉴赏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教育局教研室  徐金国    邮编:224002


 


小小说篇幅短小,寥寥千字,却能尽显小说艺术的魅力。小小说阅读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特别是愈来愈受到高考命题专家的关注与青睐。许多喜爱它的人们形容小小说就好比是在方寸舞台翩翩起舞尽显风流。那么,在平时的阅读中,怎样才能阅读欣赏好小小说呢?笔者以为必须抓住以下几个关键环节。


一、解读人物形象要“窥一斑而知全豹”。


小小说在人物形象的刻画上,常常是通过截取人物心理、情感、情绪、思想意识和人物命运的某一细微特征或变化,在细节上着力,运用透视的方法,于细微处见精神,让人能够“窥一斑而知全豹”,给读者留下一个鲜明而深刻的印象。小小说在人物的刻画上,或只写人物性格中的一个小隐秘,或只写人物心理上的一道波痕,或只写人物情绪上的一丝变化,或写人物思想意识上的一点升华,或只写人物命运的一次小小撞击。小小说常常通过细节的真实,使人物个性突出,形象鲜明。以澳大利亚小说家泰格特的《窗》为例,作者只是寥寥几笔写了不靠窗病人心理上发生的细微的变化,却揭示了善良的人性是如何一步步被邪恶所吞噬,小说结尾通过不靠窗病人“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与此前靠窗病人描述的公园美景形成强烈对比,两个人物的善良与丑恶灵魂跃然纸上,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


二、解读主题思想要多元深刻。


小小说虽然篇幅短小,却意蕴丰厚。虽然写的都是小题材、小细节,撷取的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片断,但却是对生活的高度浓缩与升华。故事背后往往是集中反映生活中的矛盾和冲突,直抵生活的本质,蕴含着深刻的哲理,迸发着思想火花。小小说的主题常常是以小见大,见微知著,能够引发读者对社会人生的思考。如米兰昆德拉所说,小说的内容永远是生活,但小说家的使命却不只需要对生活进行描绘、再现、加工和解释,而是要担当起认识生活真相的艰难使命。小小说也同样承担了这样的重要使命。同样以泰格特的《窗》为例,小说只是截取了同一病房里两个病人之间一个小小的生活片段,揭示的却是人性的善与恶,引发的是人们对世界与人生的认识与思考。所以阅读小小说时,我们必须透过情节、人物和事件,读出小说深处的思想意蕴,学会用“形而上”的哲学眼光思考“人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和“生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三、解读故事背景要化虚为实。


小小说一般只有千把字,有的甚至只有几百字,要在这样短小的篇幅里,完成塑造人物形象、展开故事情节、表现主题思想等多项任务,小说家必须充分调动和发挥读者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所以,小小说大多把故事浓缩在时空座标的某一特定场景中,进行点式透视反映。对小说中人物生活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大多只是简笔勾勒,简明扼要,不充分展开。作者总是把最丰富广阔的想象空间留给读者,以白当黑,以少胜多,以虚显实,使小说的背景显得广阔而空灵,具有无限的张力。同样以《窗》为例,故事的背景只是发生在一间狭小的病房里,对两个人物为什么出现在病房里,他们之前有着怎样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作者只字不提,但正是这巨大的空白却给了读者无比广阔的想象空间,使故事展开的背景显得空灵而广阔。那么解读故事的背景人物生活的环境,我们不能就事论事,而是要结合人物和主题化虚为实。用我们自我的理解和想象去填补小说家给我们留下的“空白”。


四、解读故事情节要细致缜密。


有人说小小说是“在方寸之间舞蹈”。小小说要在尺幅之间跌宕起伏,尽显波澜,关键在于构思的精巧别致。首先是构思要新颖独特,悬念迭起。比如欧·亨利的《最后的常春藤叶》,小说开篇,患肺炎的琼珊把生命与窗外的常春藤叶紧紧联系到了一起,如果最后一片叶子落去,琼珊的生命也将凋谢,眼看藤上的叶子一片一片凋落,但最后的一片终于没有落去,琼珊也因这片不落的常春藤叶而获得新生。而一生潦倒的老画家贝尔曼一直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画出不朽的杰作,最终老贝尔曼以一片常春藤叶完成了他一生的杰作。在小说的情节设置上,作者不断将一个又一个悬念抛给读者,使读者欲罢不能。其次是小说的结局处理尽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比如《窗》的结局:当不靠窗的病人终于移到靠窗的那张病床上,艰难地支起身子想看看窗外的美景,想不到,他见到的根本不是什么美景却是“光秃秃的一堵墙”。这样的结尾,真正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细细思量,故事这样的结局又完全在情理之中。只有一个心中充满美好的人,世界才会变得无比美好,相反,一个丑恶的灵魂,他眼中的一切必然也是丑陋而缺乏生机的。如此的结尾,不能不让人惊异于小说家精妙的构思。再次是含蓄曲折,让人回味无穷。小说《窗》以“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结束,戛然而止,让读者产生无尽的遐想,真正是言有尽而意无穷。


五、解读文章标题要咀嚼品味


人们常说“题好一半文”。一篇好的小小说作者在标题上同样也是做足工夫的。好的标题不仅能够很好地概括文章的内容揭示文章的主题,而且往往还语含双关或具有象征意义。仍以《窗》为例,小说以“窗”为标题,既准确地概括了小说的内容,主要写的是病房中“靠窗”与“不靠窗”两个病人之间的故事,同时,“窗”又是病房中两个病人通向外部世界的唯一窗口,而推开这扇“窗”,读者读到的又是病房中两位病人灵魂深处的美与丑,善与恶,这扇“窗”既是小说中着力刻画的病房之窗,又是两位病人的心灵之窗。所以解读《窗》这篇小说,标题的多重含义与象征意义都是颇需咀嚼品味的。


    总之,小小说作为一种独立意义上的文体,经过一代代文学拓荒者的开拓创新,已经具有其独特的审美品格。小小说和其它小说的区别,不仅仅在于它篇幅短少的外部形体特征,更在于它的内部结构形态和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诚如王蒙所说:小小说是一种智慧,一种敏感,一种眼光,一种对生活理解。所以,我们阅读欣赏小小说也需要用一种智慧敏感的眼光去理解、去感悟、去思考。只有这样方能抓住关键,充分领略小小说的艺术魅力。


 


 


 

方寸之间尽显波澜

方寸之间尽显波澜


              ——谈小小说的阅读鉴赏


 


小小说篇幅短小,寥寥千字,却能尽显小说艺术的魅力。小小说阅读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特别是愈来愈受到高考命题专家的关注与青睐。许多喜爱它的人们形容小小说就好比是在方寸舞台翩翩起舞尽显风流。那么,在平时的阅读中,怎样才能阅读欣赏好小小说呢?笔者以为必须抓住以下几个关键环节。


一、解读人物形象要“窥一斑而知全豹”。

小小说在人物形象的刻画上,常常是通过截取人物心理、情感、情绪、思想意识和人物命运的某一细微特征或变化,在细节上着力,运用透视的方法,于细微处见精神,让人能够“窥一斑而知全豹”,给读者留下一个鲜明而深刻的印象。小小说在人物的刻画上,或只写人物性格中的一个小隐秘,或只写人物心理上的一道波痕,或只写人物情绪上的一丝变化,或写人物思想意识上的一点升华,或只写人物命运的一次小小撞击。小小说常常通过细节的真实,使人物个性突出,形象鲜明。以澳大利亚小说家泰格特的《窗》为例,作者只是寥寥几笔写了不靠窗病人心理上发生的细微的变化,却揭示了善良的人性是如何一步步被邪恶所吞噬,小说结尾通过不靠窗病人“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与此前靠窗病人描述的公园美景形成强烈对比,两个人物的善良与丑恶灵魂跃然纸上,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

二、解读主题思想要多元深刻。


小小说虽然篇幅短小,却意蕴丰厚。虽然写的都是小题材、小细节,撷取的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片断,但却是对生活的高度浓缩与升华。故事背后往往是集中反映生活中的矛盾和冲突,直抵生活的本质,蕴含着深刻的哲理,迸发着思想火花。小小说的主题常常是以小见大,见微知著,能够引发读者对社会人生的思考。如米兰昆德拉所说,小说的内容永远是生活,但小说家的使命却不只需要对生活进行描绘、再现、加工和解释,而是要担当起认识生活真相的艰难使命。小小说也同样承担了这样的重要使命。同样以泰格特的《窗》为例,小说只是截取了同一病房里两个病人之间一个小小的生活片段,揭示的却是人性的善与恶,引发的是人们对世界与人生的认识与思考。所以阅读小小说时,我们必须透过情节、人物和事件,读出小说深处的思想意蕴,学会用“形而上”的哲学眼光思考“人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和“生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三、解读故事背景要化虚为实。


小小说一般只有千把字,有的甚至只有几百字,要在这样短小的篇幅里,完成塑造人物形象、展开故事情节、表现主题思想等多项任务,小说家必须充分调动和发挥读者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所以,小小说大多把故事浓缩在时空座标的某一特定场景中,进行点式透视反映。对小说中人物生活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大多只是简笔勾勒,简明扼要,不充分展开。作者总是把最丰富广阔的想象空间留给读者,以白当黑,以少胜多,以虚显实,使小说的背景显得广阔而空灵,具有无限的张力。同样以《窗》为例,故事的背景只是发生在一间狭小的病房里,对两个人物为什么出现在病房里,他们之前有着怎样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作者只字不提,但正是这巨大的空白却给了读者无比广阔的想象空间,使故事展开的背景显得空灵而广阔。那么解读故事的背景人物生活的环境,我们不能就事论事,而是要结合人物和主题化虚为实。用我们自我的理解和想象去填补小说家给我们留下的“空白”。


四、解读故事情节要细致缜密。


有人说小小说是“在方寸之间舞蹈”。小小说要在尺幅之间跌宕起伏,尽显波澜,关键在于构思的精巧别致。首先是构思要新颖独特,悬念迭起。比如欧·亨利的《最后的常春藤叶》,小说开篇,患肺炎的琼珊把生命与窗外的常春藤叶紧紧联系到了一起,如果最后一片叶子落去,琼珊的生命也将凋谢,眼看藤上的叶子一片一片凋落,但最后的一片终于没有落去,琼珊也因这片不落的常春藤叶而获得新生。而一生潦倒的老画家贝尔曼一直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画出不朽的杰作,最终老贝尔曼以一片常春藤叶完成了他一生的杰作。在小说的情节设置上,作者不断将一个又一个悬念抛给读者,使读者欲罢不能。其次是小说的结局处理尽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比如《窗》的结局:当不靠窗的病人终于移到靠窗的那张病床上,艰难地支起身子想看看窗外的美景,想不到,他见到的根本不是什么美景却是“光秃秃的一堵墙”。这样的结尾,真正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细细思量,故事这样的结局又完全在情理之中。只有一个心中充满美好的人,世界才会变得无比美好,相反,一个丑恶的灵魂,他眼中的一切必然也是丑陋而缺乏生机的。如此的结尾,不能不让人惊异于小说家精妙的构思。再次是含蓄曲折,让人回味无穷。小说《窗》以“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结束,戛然而止,让读者产生无尽的遐想,真正是言有尽而意无穷。


五、解读文章标题要咀嚼品味


人们常说“题好一半文”。一篇好的小小说作者在标题上同样也是做足工夫的。好的标题不仅能够很好地概括文章的内容揭示文章的主题,而且往往还语含双关或具有象征意义。仍以《窗》为例,小说以“窗”为标题,既准确地概括了小说的内容,主要写的是病房中“靠窗”与“不靠窗”两个病人之间的故事,同时,“窗”又是病房中两个病人通向外部世界的唯一窗口,而推开这扇“窗”,读者读到的又是病房中两位病人灵魂深处的美与丑,善与恶,这扇“窗”既是小说中着力刻画的病房之窗,又是两位病人的心灵之窗。所以解读《窗》这篇小说,标题的多重含义与象征意义都是颇需咀嚼品味的。


    总之,小小说作为一种独立意义上的文体,经过一代代文学拓荒者的开拓创新,已经具有其独特的审美品格。小小说和其它小说的区别,不仅仅在于它篇幅短少的外部形体特征,更在于它的内部结构形态和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诚如王蒙所说:小小说是一种智慧,一种敏感,一种眼光,一种对生活理解。所以,我们阅读欣赏小小说也需要用一种智慧敏感的眼光去理解、去感悟、去思考。只有这样方能抓住关键,充分领略小小说的艺术魅力。


 


 

语文阅读教学目标失却问题的思考及对策

语文阅读教学目标失却问题的思考及对策


 


                                    徐金国


 


阅读教学是语文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说,阅读教学效益的高低直接决定着语文教学质量的高低。然而,长期以来,中小学语文阅读教学一直处于一种高耗低效的尴尬状态。究其原因,本人认为主要是传统的文章学阅读观和沉重的应试教育的压力导致语文阅读教学目标的失却和由此带来的学生阅读主体地位的失落、阅读兴趣的丧失。


 


一、原因分析


(一)、观念的偏差影响了对阅读教学目标的正确认识


首先,长期以来,语文阅读教学盛行的是以文章学理论为指导的阅读教学观。表现在阅读教学的方法和程序上是:阅读一篇文章,几乎离不开作者介绍、时代背景、结构分析、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写作特点、修辞手法、练习答案等几个环节,将对文章的认知、判断作为阅读教学的主要目标,偏离了中小学语文阅读教学应该达成的积累知识、培养语感、发展思维以及培养学生高尚的思想品德和健康的审美情趣的目标。一句话,现实的语文阅读教学已经偏离了全面提升学生语文素养的目标。


其次,“读写结合”的观念,模糊了阅读教学的目标,几乎使阅读教学成了写作教学的附庸。诚然,阅读是写作的基础。没有广泛的阅读,写作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种对读写关系的理解毋庸置疑是正确的,但是,正是这种根深蒂固的读写结合观念,“真理向前一步就会变成谬误。”语文阅读教学把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作为了教学的主要目标。长期以来,表现在中小学的语文阅读教学中,教师把阅读的课文作为写作的范文进行解剖和分析,同时扩展为模仿范文的写作方法来对学生进行作文训练,从写作的角度解读文章,把阅读与写作的关系、阅读与写作所应达到的各自不同的教学目标混为一谈,导致了阅读教学目标的失却。


(二)、阅读训练的偏颇导致阅读教学目标形同虚设


一般说来,阅读教学应以发展学生的阅读能力为主要目标。而从阅读能力结构看,中小学生阅读能力主要应包括:认知的能力、理解的能力、鉴赏的能力、探究的能力和创造的能力五个由低到高的结构层次。可见,以认知、理解为主的接受型阅读,只是训练学生阅读能力的一个部分,而且是处于较低能级层次的一部分。而鉴赏、评价、探究、创造的能力才是阅读能力发展的较高层次。长期以来,中小学语文阅读教学基本停留在认知和理解的层面上,缺乏对探究与创造的高层次的追求。阅读训练往往都是为了巩固学生掌握的知识点和阅读技能,为学生提供的阅读材料也大多是为了落实知识点和能力点的例子,琐碎的分析和机械的操练被误认为是发展学生阅读能力的捷径。即使在一些以鉴赏、评价、探究为教学目标的古诗词教学中,往往也被教给学生一些鉴赏的方法技巧所代替,阅读教学很少有学生在自由状态下对文本的感悟、欣赏和探究,这种单注重认知、判断而忽略学生感受体验的阅读教学,直接的结果就是牺牲了学生对作品的感受力,弱化了作品对学生的熏陶感染作用。解答试卷上阅读题目的本领大小成为衡量学生阅读能力高下的标尺。培养学生欣赏与评价、探究与创造能力的阅读教学目标被抛弃在阅读教学的视野之外。


(三)、学生主体地位的丧失,导致阅读教学目标的落空


阅读是学生获取和处理信息的最重要的途径。在阅读过程中,学生是真正的读者,应该始终居于阅读的主体地位。然而,长期以来,语文阅读教学中,教师根据教参来解读作品,然后,在课堂上将教参中早已形成的对文章的判断灌输给学生,作为读者的学生完全被置于被动接受者的地位,接受的是老师和权威对作品的解读,获得的是权威对文章所做的判断。整个阅读过程很少有学生自身对文章的体验、感悟,有的只是教师通过喋喋不休的分析,硬塞给学生的关于文章的判断,阅读教学根本谈不上让学生自由去阅读,让学生与文本、教师进行对话,在平等的对话交流中发表个性化的创见。阅读教学,学生收获的是一个个关于文章的判断,而不是学生运用自身已有的知识和经验积累去感悟、鉴赏、评价作品。


(四)、沉重的应试压力,造成阅读教学目标“近视”


长期以来,为了应试,语文阅读教学走入了让学生做大量阅读训练题的“死胡同”。学生阅读的内容大多限于教材和教师提供给学生用来做题阅读训练材料,学生阅读的目的只是为了做好试卷上的阅读题,获得考试的高分。什么经典阅读、趣味阅读统统被挡在了语文阅读教学的大门之外,机械烦琐的阅读练习占据了学生本该读几本好书的宝贵时间,导致的结果必然是学生阅读兴趣的丧失和阅读能力的弱化。


由于语文阅读教学目标的失却,长期以来,导致中小学语文课堂几乎听不到学生琅琅的读书声,我们在听课时常常会发现,学生学完了一篇课文,却连一遍都没有读过,而取而代之的是教师在课堂上的支离破碎的提问、枯燥乏味的讲解和为应试而设计的机械烦琐甚至莫名其妙的练习。对此,北京市教科院基础教育教学研究中心曾专门做过调查,得到的统计数据是:初中生在一堂45分钟的语文课上,用于自己读书的时间平均为3.57分钟,而每周用于读书时间仅有5分钟的学生比例高达22.4%,得出的结论是从小学到高中,随着年级的升高,学生读书的时间呈递减趋势,阅读能力的发展严重滞后于知识的增长。


 


二、应对策略


要提高语文阅读教学的效益,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改革传统的语文阅读教学必须以《语文课程标准》的理念为指导,实现阅读教学目标的回归。


(一)、阅读教学理念的本体回归


阅读是以准确、具体获取文章有用信息为目的的思维活动。从这一基本理念出发,首先,语文阅读教学必须坚持以读为本,真正贯彻好“多读书少做题”的原则。给学生充足的阅读时间,使学生能够浸润于喜爱的作品之中。课堂上,要用学生的自主阅读代替教师过多的分析,课外,要用广泛的阅读代替为应试而做的烦琐的练习,让学生多在读中领悟文章内涵,在读中拓宽视野,在读中丰富积累,在读中提高对作品的感受能力。其次,要不断丰富阅读的形式。在语文阅读课堂上,教师应努力创设情境,营造氛围,放手让学生去阅读,让学生投入感情做高声朗读、做低吟浅唱的诵读、做一目十行的默读。古人读书十分重视“读”,将诵读吟咏作为读书治学的重要经验教育后人。儒学大师曾国藩在《谕纪泽》的家书中曾经这样教育其子曾纪泽,“李杜苏韩之诗,韩欧曾王之文,非高声朗诵则不能得其雄伟之概,非密咏恬吟则不能得其深远之韵。”在放手让学生读的同时,教师加强读法的指导。再次,要努力丰富学生阅读的内容。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丰富学生的文化积累,仅仅靠对课本教材的阅读显而易见是远远不够的,必须重视课外阅读的组织和指导,重视与教材相配套的《自渎课本》、《语文读本》的使用和指导,对《课程标准》要求学生背诵的古诗文和推荐的课外读物,教师要有计划地进行阅读指导,同时,还要注意不断引进时代的源头活水,让学生在阅读中不仅能够了解古今中外优秀灿烂的文化,更能够了解现实,融进时代;注意加强课内外衔接,做到读以致用,不断激发学生阅读的热情和兴趣。


(二)、学生阅读主体地位的回归


首先,把阅读的主动权还给学生。“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的对话过程。”道出了阅读教学的本质。真正的阅读教学应该让学生始终居于“读者”的位置,让学生直接面对文本,调动已有的知识积累、生活积累,通过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实现对作品的理解和体验,并在理解的基础上达到对作品有所感悟和思考,进而受到情感的熏陶,获得审美的体验,形成知识的积累。要实现这一转变,将阅读的主动权还给学生是关键。不同的读者由于其不同的生活阅历、不同的知识积累、不同的审美趣味和审美追求,对阅读内容的关注、对作品的解读是不可能完全一致的,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其次,教师要努力削解自身的话语霸权。要充分尊重学生的选择和个性化的解读,把学生对作品的话语权还给学生,把阅读的课堂还给学生。阅读教学不仅要在“文本解读”上下工夫,还要使学生能够透过文本“知人、论世、察己”,把阅读与生活、社会和做人紧密结合起来。阅读课堂应多进行一些师与生、生与生的多向交流,多让学生发表意见,教师只在其中相机点拨诱导,使阅读课堂在师生的读读议议中撞击出创新的火花。只有这样,学生才能真正成为“读者”,才能对阅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语文阅读教学的效益才能真正提高。


再次,将阅读的选择权还给学生。由于不同的学生不同的人生经历、不同的知识积累和不同的兴趣爱好,他们对阅读内容的兴趣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要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阅读教学必须关注学生的阅读兴趣,在教师的指导下,让学生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进行阅读。在阅读实践中,不断涵养学生的阅读趣味,提高阅读品位和阅读能力。


(三)、研究性阅读方法的回归


阅读方法的培养是阅读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语文阅读教学中,一方面应重视学生整体阅读意识的培养,养成良好的整体阅读的习惯。要屏弃背景、作者介绍、解词、分段、归纳中心、分析写作特色的“肢解”式阅读,使阅读成为读者对文本的感悟,而不是接受权威对文本的判断。另一方面,要致力于“研究性阅读”方法的训练,努力构建以问题为中心、以学生为主体、以潜心研读、质疑问难和合作探究为主线的阅读课堂模式,在阅读过程中完成从“矿石”到“宝石”的升华,从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态度情感价值观的三个维度上达成阅读教学的目标。


(四)、开放的阅读过程的回归


    《语文课程标准》对阅读的性质作了如下界定:“阅读是收集处理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美体验的重要途径。”众所周知,当今时代是一个信息化时代,以多媒体和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正以惊人的速度改变着人们的生存方式和学习方式,诚如一部分人所认为的那样,“当代信息技术已成为人类学习方式演变的第三个里程碑。”阅读教学如何适应这种信息社会环境人类学习方式的变化。首先,要打破传统封闭的课堂教学模式,变封闭为开放。努力为学生创设开放的、宽松的阅读环境,让学生在开放宽松的阅读环境中,进行愉快自由的阅读,获取自己所需要的、感兴趣的信息。因为信息社会环境下,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十分广泛,阅读教学只有充分利用和努力挖掘图书馆、阅览室、互联网上的阅读资源,不断拓展学生的阅读空间,才能不断提高学生收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让学生获得丰富的阅读体验,进而提高对阅读的兴趣。其次,教师应充分调动自身在阅读方面的经验,对教材进行有机的整合,以拓展学生的阅读视野。如一位老师在教学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时,精心设计了一个“少年时代鲁迅”的专题,将《鲁迅自传》、《阿长与山海经》、《社戏》和《藤野先生》等文章进行有机组合,通过的阅读研讨,让学生了解少年鲁迅的学习与生活,探究少年时代生活对鲁迅先生的成长以及人生的影响。结果,全班所有学生不仅认真阅读、讨论了上述推荐的文章,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学生还到网上查找和下载了关于鲁迅先生的生平、思想以及散文集《朝花夕拾》等方面的资料,还有一部分学生到图书馆借阅《朝花夕拾》、《呐喊》和《彷徨》等鲁迅先生的作品集,不仅认真阅读,有的还作了阅读摘抄,学生对阅读表现了极为浓厚的兴趣。再次,要重视对学生获取信息的方法和手段的指导,特别是指导学生如何到互联网上、图书馆里查找自己所需要的资料,并根据需要对信息进行筛选处理。多媒体、互联网都是青少年学生十分感兴趣的新生事物,正确的引导,恰当的指导,不仅能拓展学生的阅读视野,提高学生的阅读兴趣,还能提高学生的信息素养,增强学生适应未来社会学习发展所需要的能力。


 


记得有位名人曾经说过,“阅读可以改变人的一生。”中小学语文阅读教学是在为学生的一生奠基,是在为学生绚丽多彩的人生上底色。让我们的学生在人生的底色上少一些冷峻和灰暗,多一些灿烂与亮丽,这应该成为我们每一位语文教师的共同追求。


 


参考书目:


①陆志平著《语文课程新探》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6月版


②倪文锦 欧阳汝颖编著 《语文教育展望》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4月版


③巢宗祺等编著 《语文课程标准解读》 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24月出版


④赵福祺 李菀编著 《语文教学实施指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34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