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碎片

诗的碎片


        ——读周国平《论诗》


 


读周国平《论诗》,书中这样说:


诗的使命是唤醒感觉,复合语言。所谓唤醒感觉,即对内捕捉情绪,对外捕捉意象;所谓复合语言,即使寻常的词语在一种全新的组合中产生不寻常的魅力。所以,诗常常有三重魅力:感觉的魅力、意象的魅力和语言的魅力。三者缺一,你就会觉得这首诗有点遗憾。


诗主要是借词语的新的组合表达出对世界一种新的感觉。


诗是语言的万花筒,诗是用人间的语言叙说天国的事情。


诗无朦胧和清晰之分,是诗,就必然朦胧,因为人的感觉和情绪原本朦胧。诗常常是借朦胧求准确。


诗必须有哲学的深度,一切伟大的诗歌作品必然有哲学的深度。都是以独特的方式对存在有所言说,不过在诗歌中哲学是含而不露的,是底蕴而不是姿态。


不写诗的人,语言是贫乏的,粗糙的。写诗会使人更细腻地观察眼前的景物,寻找最确切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感觉。一种景物往往会唤起诗人许多生动形象的比喻和象征。


语言是一个人整体文化修养的综合指数,凡修养中的缺陷,必定会在语言风格上表现出来。


诗人的灵感多半得自女人,可是懂得诗人作品的往往是男人。


写长诗实在是个误会。诗要捕捉的是活的感觉,而活的感觉总是很短的,稍纵即逝。


测试一个人的诗才:给他一百个最常用的词语,看能否搭配出全新的效果。


 


 


碎片之一:


对于这个世界
  我永远是个孩子
  坐在人生的门口
  每天看太阳升起
  可是我并不知道
  阳光下的世界


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因为
  黑暗中的那些影子
  常常让我思考一整天


 


 


碎片之二:


一条很短很短的路
已经走了很长很长的岁月
黄昏之后
黑暗终于追上了我
于是  我和世界一起沉没


 


 


碎片之三:


生命是一张柔弱的纸


被命运的子弹一次次洞穿


从此


生命的边缘日渐残缺


生命的内核却日益坚硬


 


 


碎片之四:旧城改造


城市的一张老脸


躲在高大的玻璃幕后面


热泪纵横


 


拾取的一些思想的碎片,是不是就是周国平先生所说的诗呢?

“有趣”比“有用”更重要

“有趣”比“有用”更重要


 


王富仁教授在《把儿童的世界还给儿童》(《读书》20016期)一文中说:“儿童文学是为儿童创造的一个语言世界,但因为儿童不认识文字,自身无力走进这个世界,他们需要家长和老师领着他们走进这个世界。于是,作为成人的家长和老师,则往往从成人的视角主要为儿童选择那些‘有用的’,而不是从儿童实际需要出发,为儿童选择那些‘有趣的’;在对儿童进行文本解读时,也都是从‘有用的’的角度进行阐释,总希望儿童能从中获得某种教益或意义”。这种以成人经验主导的儿童文学的阅读思想,结果使儿童过早地生活在了成人的世界中,接受成人的教育,这是造成儿童创造力过早枯萎和生命活力过早消失的根本原因。


现实中我们经常会发现,在儿童世界里原本应该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如写字画画、唱歌跳舞、下棋弹琴,但一旦经过我们成人化的“有用”打磨,学这一切就不是为了好玩,为了有趣,而是为了考级,为了作为日后升学考试的筹码,结果把原本非常有趣的事情变成了对儿童的折磨,变成了对孩子心智的摧残。同样,阅读本来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非常美好的事情,但因为我们教师和家长总是从“有用”的视角出发进行语文阅读教学,总是强调学一篇课文,读一篇文章,那些是在考试中能够有用的,那些在作文中能够用得上的,而不是从学生的阅读兴趣出发,其结果,使学生很容易丧失了对阅读的兴趣。


同样,再进一步走进我们的中小学语文阅读教学的课堂,我们会发现,课堂上对文本的解读往往都是教师在用权威的结论,在对文本进行意义的图解,在教给学生文本的意义究竟何在,而很少看到从儿童自身独特的视角去发现文本的“有趣”或“好玩”,造成学生一打开文本阅读先想到的是有什么意义,会受到什么教育,而不是觉得阅读真的很好玩、很有趣。久而久之,学生在语文阅读的课堂上获得的不是阅读的快乐,而是在收获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意义,学生对阅读毫无兴趣。所以,语文阅读教学要从根本上得到改进,必须回归到“有趣”比“有用”的道路上来。

品一品书生校长的“味道”

品一品书生校长的“味道”


——读《做一个书生校长》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教研室  徐金国


 


最早知道程红兵的名字,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经常在各类语文教学杂志上读到他的文章。后来,又知道他从江西上饶到了上海建平中学,成了于漪老师的弟子,与于漪老师一道扛起语文教学的人文大旗一路前行,为后来新课程呼唤语文人文性的回归,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与李镇西、韩军、程翔等一批年轻的特级教师成为中学语文教学的新一代领军人物。直到20045月读到《中国教育报》上的人物专访《书生校长的“味道”》,才又知道程红兵已接过全国知名校长冯恩洪的“帅印”,成了上海名校建平中学的校长。暑假闲暇,爱逛书店,得到程红兵校长2007年新出的一本教育随笔《做一个书生校长》,买回细读,常常为一个书生校长的人文情怀和人格魅力而感叹。


校长是教育中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如何当校长?怎样扮演好校长这个重要的社会角色?程红兵校长在该书中坦率地为我们描述了如今几种不同类型的校长角色。


第一种“管家”型校长。这种类型的校长,因为校长是上级提拔任命的,所以,对上负责成为这些校长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这样的校长,优势是学校工作能够得到领导的支持和重视,不足是与同事下级沟通不够,对下级反映的意见重视不够,常常会出现有许多好的想法和措施,并不能得到很好的贯彻落实,而且凡事都是听取领导意见和指示,大事小事,都按领导意见办,于是,长此以往,这样的校长也就失去了独立思想的能力,成为了上级领导的一个传声筒,上级教育部门安排在学校的一个“管家”。


第二种“经营”型校长。这种类型的校长,常常能充分利用学校资源,积极开发社会资源,从而实现学校和个人的利益最大化。这种类型的校长,经常出入在社交场所,广交社会朋友,在觥筹交错和休闲娱乐中,将学校发展与个人发展中的难事逐一摆平。这种校长的优势是常常能为学校发展创造一个比较好的外部环境,拓展学校生存的社会空间。不足就是不能常常静下心来,对学校的发展进行深入的思考和谋划,不能沉下身子深入到课堂以及学校管理的各个角落,学校管理常常呈现粗放式。这种类型的校长常常做的和喜欢做的是政绩工程,而不是按教育教学规律办学。


第三种校长,就是程红兵校长为自己概括的,叫“书生型”校长。什么是书生?作者这样给我们进行了描述,所谓书生大约就是把生命中的绝大部分时光全交给了书,爱书、买书、藏书、看书、教书到写书,孜孜以求,手不释卷。程红兵校长在近20年的教育生涯中,从做好一个语文教师起,一直到今天担任全国著名中学的校长,一直坚持读书、教书和写书。作者在谈到作为一个书生校长的体会时,曾饱含激情地说:“作为一个校长,因为多读书,古今中外目之所及,视野就会变得更加开阔;因为多读书,就能知道前人已经做过什么,现在的同行正在做什么,所以常常能超前一步,与众不同,做出特色;因为多读书,才能从别人已有的思想中发现新的思想,有了新的思想,就会有新的创造。”作为一名书生型校长,程红兵还说“书生型校长常常是从学校优秀骨干教师中成长起来,所以一般都深得学校全体老师的信任,容易和学校全体打成一片。学校从上至下,很容易形成一种和谐的校园文化。”


中国有句古话,叫“百无一用是书生”,但程红兵校长却以书生本色而自豪。诚如他在该书中所言:“思想是人的真正生命,而一个人要想拥有和宇宙一般广阔浩渺的思想,就必须不断的读书思考。”“我思故我在”,程校长正是以其在教书育人办学方面睿智的思考,而日益彰显出一个书生校长的独特魅力。”


 在一个迫切需要教育家的时代,在一个热切呼唤教育家诞生的时代,校长其实是最有可能最具条件成为教育家的,但是,为什么在如今数以百万计的校长中,却走不出像苏霍姆林斯基那样的校长,走不出像蔡元培、陶行知那样的校长?是到了我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当校长的时候了,走进程红兵的《做一个书生校长》或许能给你许多有益的启示。


 


作者单位: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教研室


联系电话:0515-88172259


邮编:224002


E-mailyccqxjg@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