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文本 解读文本

跳出文本  解读文本

      ——《竞选州长》备课札记

 

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  徐金国

 

在一次全市“农村初中语文教师课堂教学大赛暨小说教学专题研讨会”上,市教科院教研员给选手们确定的课题是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竞选州长》。参赛老师拿到课题,请我帮他一起备课。在经过一番细读文本之后,对这篇小说幽默夸张的语言风格和以引文推动小说情节的发展艺术手法都有了比较满意的设计处理,但在对小说主旨进行深入探究的环节,执教老师遇到了困难。

《竞选州长》这篇小说,马克·吐温以幽默、讽刺的手法,对美国竞选制度的虚假民主进行了辛辣的嘲讽和深刻的批判。但是,如果我们对这一课的教学仅仅停留在这样一个层面上,那就很容易在学生的思想认识上形成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导向,就会让学生觉得美国等西方国家标榜的所谓民主竞选制度本质是虚伪的,就像是一场闹剧。但事实远非如此。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民主政治代表着人类最先进的政治文明,应该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尤其是在我国不断深化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强调依法治国的今天,民主与法制更是我国全体公民应有的崇高价值追求和政治理想。那么,如何通过对《竞选州长》一课的学习,让学生正确认识民主政治的意义和价值,认识世界各国推进民主进程的艰巨性和复杂性,争做一名致力于推进民主与法制的现代公民。这应该是新课程改革背景下,彰显语文教学“人文性”的核心价值之所在。

如何才能够深化学生对《竞选州长》这篇小说主旨的理解,并对学生形成正确的价值导向?教师自身首先必须要跳出传统的明显带有政治化倾向的文本解读模式,对这篇小说的主旨有更加深入的解读、更为准确的定位。

为了更好地引导执教老师跳出现有教参、资料对文本固有的解读,让执教老师能够真正读进文本,读通文本,读出自己的心得体会,我要求执教教师跳出文本解读文本。于是,我给这位年轻老师提了如下两个问题:

一是《竞选州长》一直是初中语文教材的传统经典名篇,但为什么在最新使用的几个国标版初中语文教材都不约而同地删去了这篇课文?从这篇经典课文的删去,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新课改以来,教材编写者在教材编写理念上的变化?透过这种编写理念的变化,我们的课堂教学又应该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准确理解并充分体现编写者的理念与意图?这种变化给我们对传统经典文本教学应有什么样的启示?

二是我从诸多的阅读材料中,筛检出如下一段阅读材料,要求执教者精心研读下面这则材料,说说材料揭示了一个怎样的问题?能不能从中找到与所教的《竞选州长》这篇小说主旨之间的联系?

1910421,马克·吐温因心脏病突发辞世。死前,他留下了5000页的自传手稿,因其间有许多对政治的尖锐批评,因而马克·吐温留下遗言:“身后100年内不得出版”。一直在马克·吐温去世100年后,美国加州大学出版社于201011月才正式出版了马克·吐温完整权威版自传。

执教老师在认真研读了《语文课程标准》和进一步查阅相关的参考资料之后,对上面的两个问题有了自己的认识。于是,我们开始了如下的交流:

首先,《竞选州长》从教材中删去,体现了教材编写者对《语文课程标准》精神的重视与落实。《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教材编写应体现时代特点和现代意识,关注人类、关注自然、理解和尊重多样文化,有助于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因此,追求民主作为全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尽管在推进民主的道路上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甚至会遭遇到旧制度的各种意想不到的阻饶与破坏,但只要坚定地向前迈出了改革的步伐,总要比固守落后的专制独裁制度要好,这是人类政治文明的一大进步,应该予以充分的肯定。对《竞选州长》的解读,如果仅仅停留在对美国竞选制度中虚假民主的揭露与批判上,对处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阶段的初中学生很容易会形成一种价值观上的误导,即民主其实是个虚假的东西,是当权者和有钱人玩弄的一种政治游戏。所以,新课标教材的编写,无一例外地把《竞选州长》这篇风格独特、特色鲜明的传统经典篇目删去,正是体现了教材编写者对语文教育应帮助学生树立正确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高度重视。体现了教材编写者在注重语文“人文性”方面的一大进步。所以,在新课程改革的大背景下,再对这一课进行教学,我们自然不能背离《语文课程标准》对于语文教学的目标和要求,必须与时俱进,对文本的核心价值进行重新定位。

其次,新课程改革背景下的语文新教材,改变了过去以文体组织单元的传统,改为以人文主题组织单元,而教材编写者鉴于语文教材编写的政治敏感性,几乎所有版本的初中语文教材中都没有出现以“民主法制”为主题的单元,致使这篇传统经典、风格鲜明的文本在现行教材中根本无法找到相应的位置。这应该也是造成这篇课文从教材中删去的原因。而这样的原因,不能不说是现行语文教材的一种缺憾。而本次竞赛,组织者选择这一课进行教学,正好是利用经典文本让学生了解推进民主建设意义的重要契机,所以,对小说主旨进行比较深入而准确的探究应该是本课教学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环节。探究的关键就是要让学生准确领悟推进民主进程的艰巨性与复杂性,帮助学生消除民主政治虚伪性的浅表化的错误认识。

第三,马克·吐温的自传终于能够在100年后得以正式出版,这恰好说明要推进公民言论、出版自由的民主进程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尽管这个过程漫长、艰难而曲折,但总有一天会到来。透过马克·吐温的自传在100年后正式出版,我们大概可以看到,美国推进自由民主的进程用了整整一个多世纪。所以,作为培养现代公民的语文教育,既要教育我们的学生认识到推进民主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更要让学生坚定推进民主与法制进程的信心和决心。在课堂上适时引入这则材料,正好可以帮助我们突破小说主旨这样一个教学的难点。

第四,在新课程改革的背景下,我们再去教学《竞选州长》这篇课文,必须跳出传统的“对资本主义虚假民主的揭露与批判”的政治化解读,特别是在当前我国政治经济体制改革进入关键时期,我们的语文教学更要与时俱进。从一篇传统的课文中挖掘出与社会现实的有机结合点,让经典文本获得时代意义的新阐释,然后,从文本出发对学生进行具有时代精神的人文教育,这才是语文“人文性”在阅读教学中最根本的体现。

通过对上面两个问题的深入讨,我和执教老师在细读文本的基础之上,又跳出文本解读文本,终于对《竞选州长》这篇小说的主旨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对本课教学的三维目标也有了更加准确明晰的定位。因为教师自身对文本解读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于是,在小说主旨探究这个教学环节,教师适时引入了上面马克·吐温自传一百年之后才得以正式出版和美国总统竞选中奥巴马与罗姆尼电视辩论的两段材料,结果在课堂上,学生很顺利地突破了这个教学中的难点。学生对小说主旨的领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推进民主的进程是艰巨的、复杂的,但只要我们坚定信心,追求不止,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这个设计也成为了本节课的一个教学亮点,得到了评委专家和观摩老师的一致好评。

回顾《竞选州长》一课的备课历程,让我和执教的老师对如何更好解读教材,准确领会教材编写的意图,进而有效突破教学中的难点,对如何把《语文课程标准》的理念和要求真正落到实处,落实到具体的课堂教学中,都有了新的认识。

其一,准确解读文本是语文教师最重要的基本功。教师平时不仅要反复训练自己细读文本的能力,运用还原与比较的策略知人论世、以意逆志,去探寻作者写作的意图和文本呈现的价值,更要有“作者中心”、“文本中心”和“读者中心”三位一体的文本解读观,具有跳出文本解读文本的开阔视野,让自身站到一定的时代高度,去准确领悟和把握教材编写的意图,寻找到文本真正的教学价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清楚一堂课到底应该教什么和不教什么,只有教者自身搞清了应该教什么和不教什么,课堂所选择的教学内容才是恰当合宜的,课堂也才能是真正有效的。

其二,我们的语文教学不仅要从教材出发、从学生的认知出发,更要从《语文课程标准》出发。《语文课程标准》是新时期指导我们语文教学的纲领性文件,已经颁布实施十多年,如何把新课程的思想和理念,实实在在转化为我们日常教学的行为,必须要从课堂教学的细节入手,反复敲打,精心琢磨,只有当执教者自身对课堂教学中的每一个环节都能具有强烈的新课程的意识,新课程改革全面提升学生语文素养的目标才不致落空。

其三,从读者的视角来解读文本,经典文本应该是常读常新的。《竞选州长》一文,在学生时代,我们就听老师教过,在做教师之后,自己也曾多次教过。但是关于这篇小说的主旨的解读基本都是“对美国竞选制度的虚假民主进行了辛辣的嘲讽和深刻的批判。”因为这不仅是诸多教学参考资料的权威的解读,也是一线教师早已普遍认同的一种解读。而这一次和年轻教师的一起磨课,使我自身对如何让经典文本常读常新、常教常新又有了新的认识。经典文本的价值是穿越时空的,每一个时代每一个不同的个人都可以从中获得自己不同的感悟,而要让学生从课堂上获得最具时代价值的认知,关键是教师自身对文本的解读要能够与时俱进,常读常新的意识。唯有如此,才能激活经典文本的时代价值,也唯有如此,才能通过经典的学习,把学生真正培养成为具有时代精神的现代人。

 

经典文本的文化解读

经典文本的文化解读


         ——以《汪大娘》一课为例


徐金国 


当代散文大家张中行的《汪大娘》一文,红学大家周汝昌先生曾予以盛赞:“我最赏者是《汪大娘》,此文可堪压卷……”但在笔者所接触的一些教学这一课语文课堂上,师生在品读文本感悟人物汪大娘的形象和探究文章主旨的教学环节中,大家都几乎一致的得到如下结论:汪大娘是一个勤劳、正直、宽厚而善良的人,她的正直善良的内涵具体体现在,汪大娘是一个把该干的事就坚决干好,不该干的事就坚决不干的人。作者对汪大娘正直善良人性的赞美,表达了作者对底层劳动者闪光人性的颂扬。这样浅尝辄止地解读一篇经典的文本,使得该文似乎与其它一般写人记事的文章并无多少区别,阅读学习这一课,学生根本无法领略经典文本的深邃的思想魅力和“看似寻常却奇崛”的艺术魅力。


那么,作为当代散文大家张中行的压卷之作——《汪大娘》,它作为经典的魅力和价值究竟何在?我们不妨从文本出发,来一个细细的咀嚼品读。


一、汪大娘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笔者以为,要准确解读文本,把握文本所写的汪大娘这个人物形象的性格特点,就必须从文本的语言文字出发,引导学生在文本中反复出入,咬文嚼字,品味感悟,而不是简单地从问题出发,以问题的解决来代替学生对文本的细读。因此,阅读教学《汪大娘》,老师必须带领学生从文本的语言文字出发,一步步走近人物汪大娘,只有这样学生感悟的人物形象才是真实的、具体的、鲜活的,而不是一谈到底层的普通劳动者就是“勤劳、正直、宽厚而善良”这些贴在人物的符号或标签。


汪大娘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形象?我们不妨从文本的语言文字出发。比如,文章开头,作者对汪大娘身份的交代,对其性格特征的寥寥几笔的简单勾勒,我们知道汪大娘身份是故居李家一个管做饭的帮佣,是一个处于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她的性格特征是朴实但不够精明,持重但不失温和,有一种居家妇女的勤劳和舍身精神,但作者在文中接着就说这一切都很平常根本不稀奇,那么作者以为汪大娘不同寻常,稀奇就稀奇在她在几件事中的奇特表现。第一,稀奇在她身为外人却丝毫不见外,身为佣人却不自视低人一等,而是该自己管的事情总是自己做主,不容别人过多插手,更不惟主子眼色行事;第二,奇就奇在汪大娘凡事不管大小,不管轻重,都一律当做大事谨慎对待,郑重其事;第三,奇就奇在她遇事只顾别人,不顾自己,不管世道沧桑如何改变,也不管外界的诱惑和压力,她都始终坚信心中的“常理”——做人要善良,而且坚定不移,矢志不渝;第四,奇就奇在一个普通的下人汪大娘的离去却成为主子全家乃至全院人的一桩大事,让全院所有的人都恋恋不舍。


笔者以为,如果课堂上围绕这样的问题展开,让学生反复阅读品味文本中的句子,比如,“她一家衣食住行的食政。食要怎样安排,仿佛指导原则不是主人夫妇的意愿,而是她心中的常理。”和她觉得她同样是家中的一员,食,她管,别人可以发表意见,可以共同商讨,但最后必须要由她做主。”我们就会发现汪大娘其实是一个个性鲜明的形象,她身为帮佣,却不把自己视为奴才,待人处世不是看别人的眼色脸色行事,而是始终信守心中“常理”的一个人,正是她的自尊自重、信守常理而又高度敬业,汪大娘也才赢得主人李家上下乃至全院人的尊敬。如此阅读和品味,学生获得的关于汪大娘的形象,就决不是勤劳、正直、宽厚、善良这些简单的符号,而是一个个性非常鲜明的底层普通劳动者,是一个闪现着人性光芒的底层劳动者。


当然,如果再深入一步,作者表现汪大娘的不同寻常,受人尊敬,其实更想要表达的还有自己的思想,那就是一个人要想获得别人尊敬,关键自己首先要是一个非常自尊的人,就要像汪大娘一样,虽是帮佣却从不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低人一等的佣人,把该做的事一定做好,该管的事一定管到底。凡事都依据心中的“常理”,做出判断,拒绝一切诱惑和压力,坚定不移,自始至终。只有这样才是一个具有善良人性的人。


二、作者文中反复提到的“常理”究竟是怎样的理?


紧承上面讨论的问题,如果我们在课堂上,引导学生从文本中两次提到的汪大娘凡事只依她心中的“常理”出发,让学生思考汪大娘所说的“常理”具体是什么理?让学生反复出入文本,通过合作讨论让学生明白:汪大娘的所谓“常理”,就是当家过日子应该节约是“常理”,要想受人尊敬首先得自尊是“常理”,做人要善良是“常理”,待人要宽厚是“常理”,凡事要多顾别人少顾自己是“常理”。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正是汪大娘这一切质朴无华的“常理”,却构成了我们全部人生的至理。汪大娘这样一个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恪守的“常理”,恰恰是我们社会每一个人都应该恪守的人生至理。探究至此,笔者以为文章的主旨也就豁然开朗。作者写汪大娘这样的普通人要表达的绝不仅仅是对底层劳动者的赞美,更是一个知识分子对自我的深刻解剖,是对人生根本道理的追问,所谓“人生至理乃常理”。诚如学者孙郁在《张中行别传》中评述那样:“作者的笔墨看似平淡无奇,全写的小人物小事情,朴实的语言,平淡的细节,揭示的却是人生的大道理。”


如果在此基础上,教师能再引导学生进一步品读《汪大娘》的写作艺术,学生就能领悟到作者选材看似漫不经心,信手拈来,其实却是精心筹划,巧妙安排。真正可谓是“看似寻常最奇崛”,难怪红学大家周汝昌称赞其为压卷之作。


三、作者文末提出“读书明理”的困惑究竟是怎样的“惑”?


理解了上面这些问题,应该说学生已基本读进了文本,能够初步领略到了经典的魅力。如果教者能够再深入一步,适时补充交代作者张中行相关的背景资料,进行适度拓展延伸,引导学生继续探究下面的两个问题:


1、文中作者为什么要说“我吃了比她多读几本书的亏,……心里叨念一句:‘汪大娘不识字,有福了!’”?


2、“常说的所谓读书明理,它的可信程度究竟有多大呢?”作者为什么会对一直确信的“读书明理”提出怀疑?


通过上面两个问题的探究,帮助学生进一步突破本节课学习的难点,进一步理解作者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读书明理或可疑”的困惑。让学生联系自己的读书与人生思考,作者的困惑其实是一个遭遇人生困顿的知识分子对人生根本问题深思产生的困惑,是对人生难题的深思和追问。


真实的人生其实困惑无所不在。面对着诸多人生的难题,正如作者在他的《顺生论》中所说:“我们的生命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常常处于两歧之间,对于有些事情不能求甚解,但又必须相信自己的眼睛,选择一条路,向前走。”所以,作者写作《汪大娘》的目的,其实就是要唤醒更多的人,尤其是像作者这样曾经遭遇困顿的知识分子,能够像汪大娘一样,做人做事都能坚信自己心中的“常理”,选择一条路坚定不移向前走。探究至此,才可谓真正让学生触摸到了文本深邃的思想魅力,学生方可领会经典真正的魅力与价值。


作家王英琦在《表达苦难和超越苦难》(《语文学习》2009.5期)一文中曾说:“作为作家,只有底层感、人民性是远远不够的。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人道情感只表现为一种低级朴素的个人情感,只具备表达这种感情的情感能力,却无法在此前提下,洞穿所有人性的理性思辨力,进而启发人,把人不断引向更高存在。只有那些不仅具有人道情感,更具有宏观意义上天道情感的作家,才善于将人类的普遍苦难进行最典型最本质的破译……”如果用这段话给“《汪大娘》可堪压卷”作注解的话,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汪大娘》之所以为经典,盖在于作者超出了对底层劳动人民正直善良人性赞美的人道情感,而是以一个作家的天道情感,在引领人们对人生本质问题在进行深入的思考和追问,从而引导人们看清社会与人生的某些深层的东西,选择一条路坚定不移地向前走。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曾经说过“从来就没有人读书,只有人在书中读自己,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 经典作品之所以生生不息,魅力永恒,皆因为它诠释了人类的共同情怀,不论它的时空距离与读者有多么遥远,读者读后都能够与作品产生强烈的共鸣。所以,对经典文学作品的教学,我们一定要注意从文本出发,引导学生从文本中读出我们学生自己,读出我们学生自己真切的人生感悟,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充分感悟到经典的思想魅力和艺术魅力。


至此,我们再回到《汪大娘》这课的教学,如果我们老师在课前能够深度研读文本,在课堂上能够紧紧抓住“汪大娘的‘常理’究竟是什么理?作者张中行的困惑究竟是什么‘惑’?”这样的问题展开,引导学生细读与探究,那么学生对文本经典价值的认识,对文本经典魅力的感受,一定就不再是平淡无奇,而是愈咀嚼愈有味道。虽然说新课程倡导对文本进行个性化的解读,同样的一篇文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在不同层面进行多样的个性化的解读,但不管怎样,文本的核心价值绝对不应该丢弃,失却文本核心价值的解读,一定是流于肤浅的解读,甚至是错误的解读。一堂让文本核心价值悄然从课堂流失的语文课,自然也不会是一堂有厚度的语文课。经典文本的阅读教学尤其如此。


                     


       (《教育研究与评论》2010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