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一种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

追求一种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

       ——暑假杂记(一)

 

7913日,西行成都金堂,参加了朱永新教授的新教育第十五届研讨会。此前,虽然作为新教育的追随者和志愿者,也曾经参加过新教育的一些会议和活动,但对新教育实验了解得其实并不太多。此次会议,在来去的火车上正好较为系统的阅读了朱永新教授的《新教育》一书,把个人对新教育实验的理解与心得,杂记如下,以和学校各位同仁分享。

新教育实验有四大追求,一是改变教师的行走方式,二是改变学生的生存状态,三是改变学校的发展模式,四是改变教育的科研范式。最终实现让教师和学生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的目标。

新教育实验把教师的专业发展作为最重要的逻辑起点。新教育认为,没有教师的发展,就不会有学生的发展,没有教师的发展就不会有学校的发展。

新教育实验为何如此看重教师的专业成长?也许朱永新教授的眼光是深邃的,他看到今天有什么样的教师站在课堂上,明天我们就会教育出怎样的学生,一批又一批的怎样的学生走上社会,我们国家、民族的未来也许就能见到。

新教育实验把教师的发展作为学生、学校发展的基础和前提,也许更是有原因的。做了一辈子教师的著名杂文家吴非老师,在他的新著《课堂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书中,用颇为沉重的笔调记述了以下现象:有的教师公然在课堂上宣扬“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不找关系,就是找苦吃”等极为消极的价值观;有的教师,因为学校发福利少,竟然当着学生的面埋怨学校,责备校长;还有的教师甚至在课堂信口开河,嘲讽那些舍生取义的人,而对那些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人深表钦佩。对此,吴非老师十分感慨,课堂上涉及价值观的错误言论,都将产生严重恶果。一个人高贵的精神气质不是一朝一夕、一年两年修炼而成的。需要始终如一的追求和完善。同样,一个人入骨的庸俗、猥琐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长期的耳濡目染形成的。如果一名教师的价值观庸俗不堪,又怎么能让学生接受正确的价值观的教育。

说这些,也许都过于理想化。我曾不止一次说过,教师也是普通人,一味地将教师神圣化,其实是一种虚假的矫情,我们教师也是凡夫俗子,有世俗的七情六欲,离不开生活的柴米油盐,但至少有一条底线不能突破,那就是不能太过庸俗。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如果都接受着一位庸俗不堪的教师的教育,我不知道我们的社会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做为一名教师,除了要远离庸俗,还有就是努力消除愚蠢。如果学生在学校遇上的是一群庸俗老师,那是可悲的。那么,如果学生在学校遇到的是一群无比愚蠢,却在兢兢业业工作的老师,那更是可怕的。

对从事教育工作的教师用愚蠢这样的词汇,多少有些伤人自尊,甚至有点大不敬的味道。但现实是我们每天都看到若干愚蠢的行为:明明自己从来不读书,却整天嚷嚷要学生埋头读书。“己所勿欲,勿施于人”这是老祖宗几千年的名训,但我们做老师的却不懂得这个基本的道理。教师当着学生的面玩手机、打游戏、沉湎网络,却口口声声教育学生手机、网络是魔鬼,玩手机上网络就是大逆不道,十恶不赦。“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样朴素的道理,一个普通人大概都能理解,但偏偏我们不少的教师却不能明白。以上这样愚蠢的行为,如果要一一列举,自然还可以举出很多。

教师是最需要智慧的职业,教师的教育智慧通常表现为对常识、常理、常情的尊重;教师的教育智慧也表现为对学生生命、人格的尊重;教师的教育智慧还表现为对自身完善和所教学生终身发展的关注。“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教育是潜移默化,是慢的艺术,那种直奔功利而去,追求立竿见影的措施,其实,都是对教育本质的背离。

新教育实验是追寻教育理想的实验,是需要倾情奉献的事业。理想的目标也许离我们还有点遥远,但是“过一种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的理念,应该常驻我们每一个教育人的心中。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当从远离庸俗、消除愚蠢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