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内容的确定路径与策略

教学内容的确定路径与策略


  徐金国      


从王荣生教授提出“教什么比怎么教更重要”的思想,当前,语文教学与研究越来越多地聚焦于“教学内容的确定”的问题。但对于广大一线教师来说,具体到实践操作层面,究竟怎样才能选择确定好正确合宜的教学内容?许多老师依然找不到合适的路径与恰当的策略。在此,笔者不揣浅陋,简单谈谈教学内容确定的路径与策略。


第一步:深入研读文本,从中提炼出准备教学的内容。


有效的文本研读,大致需要认真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是教师直面文本。这是教师对文本进行解读的起点。通过教师自身的直面文本,努力去寻找教师自身作为读者对于文本的最初感觉。一名教师只有自身从文本中读出了自己的感受,在他的课堂上才能找到属于“我”的存在,在他的课堂上才能教出属于自己的内容。当然,也只有教师自身读出了对文本的真切感受,教师才能从自身的阅读感觉和阅读经验出发,去思考和预判学生阅读这篇文本可能会产生怎样的感受,阅读中可能会遇到哪些障碍与问题。比如,一位教师在提炼《紫藤萝瀑布》一课的教学内容,教者在反复阅读文本之后,一共提出了如下20个问题:


1.为什么开头直接说“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最后,为什么又“我不觉得加快了脚步?”2.8段:“香气似乎也是浅紫色的,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香气”怎么会是“浅紫色”?3.作者的“不幸”是什么?4.为什么把紫藤萝比作船?5.6段为什么紫藤萝花越在下面颜色就越深?6.10段,它为什么说“那里满装生命的酒酿?”7.为什么题目取名“紫藤萝瀑布”?8.“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为什么作者又说“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9.9段,最后一句,为什么说“一直流向人的心底”?10.“花朵儿一窜挨着一窜,一朵接着一朵,彼此推着挤着,好不活泼热闹!”为什么要用“好不活泼热闹”?直接写“很活泼热闹”不行吗?11.“流着,流着,它带起这些时一直压在我心上关于生死的疑惑,关于疾病的痛楚“,为什么它会带来“疑惑和痛楚”?12.7节,为什么关于生与死的疑惑,关于疾病的痛楚会压在作者心上?13.8段为什么当时的说法是花和雨必然有关系?14.7段,“别的一切都不存在,为什么只是精神的宁静和生的喜悦”一句应如何理解?15.那时的说法是,花和生活腐化有什么必然关系。有何关系?16.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如何分析?17.在文革中,宗璞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18.关于紫藤这种植物有哪些参考资料?19.何让学生理解本文托物言志、以小见大的写法?20.关于北大燕园的能找到哪些参考资料?


问题是教学的起点。教师直面文本读出了问题,读出问题的过程,其实也就寻找和确定教学内容的过程。所以,一堂有效甚至高效的语文课,它的准确合宜的教学内容一定是教师反复研读文本,不断发现问题、思考解决问题的过程。而综观当今诸多名师的高效课堂,像余映潮老师的六读《赫尔墨斯和雕像者》、黄厚江老师的《孔乙己》、君老师的《安恩与奶牛》等经典课例,都是教师自身反复直面文本发现问题和思考解决问题的结果。


其次是教师要为自身对文本的解读寻找学理的依据。这一步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是教师从普通读者向专业阅读者和研究者角色转变的最关键的一步。这一步需要教师翻看与查阅大量与文本相关的参考资料,通过对大量资料的查阅,为自己的文本解读寻求理论的支撑和事实的依据。一名优秀的语文教师,一堂高效的语文课堂,一定都少不了一个反复读厚教材的过程。只有教师把教材读厚了,课堂所教学的内容也才能变得丰厚起来。实践也证明,凡是高效的课堂,一定是有厚度的课堂。比如,上面那位从《紫藤萝瀑布》中读出20个问题的教师,要想逐一解决自身直面文本过程中发现的这些问题,就必然要经历这样一个反复阅读查证资料,了解作家宗璞写作本文的背景资料,了解宗璞散文创作的风格,研究作者行文的思路和本文托文言志的写作特色,经历了这样一个反复读厚教材的过程,课堂教学的内容就会愈来愈清晰地呈现出来。


再次是教师要具有强烈的课程意识。这里所强调的课程意识,就是在选择确定教学内容的时候必须把文本回归到教材的编排体系和语文知识、能力和素养发展体系之中,依据课程标准的目标和要求去进一步研判哪些内容是教材编写者试图通过该文本进行教学的,哪些内容是需要反复训练与发展学生能力素养的,哪些内容是学生在该学段已经掌握的或能够掌握的,哪些内容是需要留待今后学生在更高学段继续学习与掌握的。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我们所确定的教学内容,就能更贴近课标、教材的要求和学生的学习实际。同样,回到上面《紫藤萝瀑布》一课,教师虽然在文本研读中读出了20个问题,研究了20个问题,但真正进入到课堂教学中,必然要依据课程标准关于阅读教学的目标、教材主题单元的学习目标和八年级学生的学习实际进行合理的取舍,最终提炼出“藤萝遭遇了怎样的不幸?人又遭遇了怎样的不幸?作者从曾经遭遇不幸的藤萝如今依然旺盛绽放获得了怎样的人生感悟?这样由物及人的写法有什么好处?”作为课堂教学的主问题,重点在课堂上“敲打”,这样一堂课的教学内容既贴近课标教材的要求,又符合八年级学生的实际,教学重点突出,选择确定这样的教学内容的课堂自然也是有效的。


经过上述这样一个文本研读的过程,一节课所要准备教学的内容基本上就浮出了水面。教师就不会再为一节课究竟要“教什么”或根本就不知道一节课能“教什么”而发愁了,从而顺利进入到下一个环节——选择确定合宜的教学起点。


第二步:认真研判学情,寻找恰当合宜的教学起点。


《语文课程标准》强调学生是整个学习活动的主体。促进学生发展是一切教学活动的基本出发点和最终归宿。因此,我们的一切教学活动都必须从学生的实际出发,只有这样,我们的教学才是恰当的、有效的。因此,认真研判学情,找准合宜的教学起点,也是选择确定教学内容的一个重要环节。


认真研判学情同样也需要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


一是对学生基本阅读素养的了解。学生的阅读能力与素养的形成是一个日积月累、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同学段、不同地方、不同班级的学生的情况都不一样,这就需要我们在设计教学之前,先要对学生的具体情况做一个比较全面与深入的了解。只有把学情了解清楚了,我们的教学起点才能更准确。比如,同样的一篇课文,苏轼的《水调歌头》,安排在七年级教学和安排在九年级教学,课堂教学的内容、重点就会不一样。七年级教学以诵读重点,能够大致读懂词的内容即可,而九年级教学就不仅仅是诵读,而是在诵读的基础上必须着力引导学生去赏析,进而能够初步领悟苏轼“乐观豁达”的豪放词风。同样的这篇苏轼的《水调歌头》,安排在高中选修课《唐宋诗词选讲》和大学中文系的《古代文学》课程中,教学的内容和重点还会出现差异,因为学情的差异直接决定着教学内容的不同。所以,确定教学内容我们必须对学生的阅读视野、阅读方法与习惯做一个全面细致的了解,甚至要根据学生不同的阅读素养、阅读趣味进行教学内容的有机重组。只有这样我们的教学才能做到有的放矢,课堂拓展的深度、广度才能适宜有效。


二是针对学生对某一篇具体的文本阅读可能会遇到怎样的阅读困难与问题做一个基本的了解。孙绍振教授在他的《名作细读》中曾经讲过:语文教学与数理化学科教学最大的不同,在于数理化等学科的教学,它们是从未知到已知。所以,教学的起点很明确,什么知识点是学生原来所不知道的,要通过本节课内容的教学让学生掌握这个原来所不知道的知识点。而语文学科就不是这样了,学生对新拿到的一篇课文,并不是完全未知的,而是对课文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与了解,但又不是完全的清楚和掌握,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与困惑。而这些问题与困惑就应该是我们所要确定教学的内容。所以,在一些教学经验丰富的名师课堂上,他们经常会在教学之前就把学生在自学预习中遇到的问题搜集起来,然后根据学生普遍存在的问题,有选择地进行教学。再有像江苏洋思中学的“先学后教”教改思想,山东杜郎口中学的“三三六”自主学习的课堂教学模式就都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三是制定合宜的教学起点。徐江教授曾在一篇文章中把当前语文课堂所教内容分为四大类:第一类是教师所教本身就是错的,以非为是;第二类是教师所教虽是对的,但却是无用的;第三类是教师所教是对的,也是有用的,但学生自学即明,无需教师教;第四类是教师所教是对的,也是有用的,是学生发展需要的,学生自学不会,必需教师教。而这四种类型,前三类充斥着现实的语文课堂教学,而第四种情况是极为罕见的。上述的说法或许有些偏激,但道出的一个基本事实却是毋庸置疑的。就是当前我们许多语文课在教学起点的制定上都出了比较大的问题。一堂课教学是否有效,教学效果如何,寻找到合宜的教学起点非常关键。海明威小说创作中有一个“冰山理论”,在确定合宜教学内容过程中,其实我们也有一个“冰山理论”的原则。即在制定教学起点的时候,我们首先必须弄清学生在学习本课之前已经能够看到“冰山”的哪些部分,哪些部分是学生视觉的临界点,哪些部分则是需要在教师的带领之下,师生一起潜入水底才能有更多、更新发现的内容。真正有效的教学就应该是教师带领学生从学生的“视觉临界点”出发,不断向水下未知的领域去探索、去发现。而学生的那个“视觉临界点”就是我们要制定的合宜的教学起点。找准了这个起点,我们的教学才是学生需要的,才是学生必须在教师教之后才能明白和掌握的,我们的教学才是有效、高效的。


第三步:精心设计教案,删减整合重构教学内容。


前面的研读文本和研判学情两个步骤,虽然都非常重要,但还都是为设计教案打基础的工作,设计教案才是确定教学内容的最核心的关键环节。一份好的教案就是为一堂课精心绘制的蓝图。教师个性化的文本解读,依据文本和学情的教学创意全都体现在一份精心设计的教学预案之中。


首先是教学目标的设定。教学目标是一节课教学的灵魂和归宿。教学目标设定得恰当与否是判断一节课教学是否有效的直接依据。王荣生教授从教学内容角度观课评教,为一堂好课列出了九条标准,其中一条最重要的标准就是“教学内容与语文课程目标一致”。对此他还做了专门的阐述:一堂好课目标的设定,必须基于教材、基于课标、基于学生,只有把三者有机结合,并在课堂中得以很好地落实,这样的课堂才是真正有效的课堂。走进当前许多的语文课堂,在新课程“三维目标”理念的影响下,许多教师思考不清“三维目标”只是语文课程的总的目标和要求,与一堂课的具体目标,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在一堂课的目标设置上不懂得进行取舍,动不动就是“三维目标”一齐上,这样,经常造成课堂目标在实际教学中的落空。再有一部分教师在教学目标设定上,几乎完全依赖于教学参考用书,而根本不去考虑文本与学生的实际,经常造成目标设置不当的问题。笔者曾经多次对一些教学参考书上确定的教学目标不恰当的问题进行过探讨。比如,苏教版语文教材七年级上册第四单元“多彩四季”,选了当代著名散文作家梁衡的写景抒情散文《夏感》(苏教版教材更名为《夏》)。关于该篇课文,教学参考书给出了如下三条教学目标:1.欣赏散文优美精辟的语言,体会课文表达的感情。2.了解课文抓住特征写景的方法和写景的层次。3.学会观察景物的特点,并做简单的描述。这样依据教学参考用书,几乎所有的教师都把《夏感》一课的学习目标和教学重点都放在了引导学生欣赏文本的语言美,以及教学生如何学习用精美的语言表达美上,而忽视了对梁衡散文内在的情感美、哲思美的领悟和作者精巧的艺术构思的品味与赏析。这就造成了对该篇课文教学目标定位不准的问题。这样的目标定位其实就是割裂了教学内容与课程标准与学生学习实际的联系。所以,设定教学目标其实也是选择确定好教学内容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但不少时候,却被我们一线教师所忽视了。


其次是教学活动的设计。教学活动是教师引领学生向教学目标迈进的重要途径,教学活动必须紧扣目标和内容展开。研读余映潮老师的课例,我们会发现老师的课堂基本都是通过精心的活动设计来推进教学的。比如,余映潮老师执教的《济南的冬天》一课,全课只精心设计了两次学生的活动。第一次活动:阅读课文,看“温晴”、“宝地”、“奇迹”“有山有水”、“慈善的”“理想的境界”这六个词和短语中哪一个最适合于概括济南的冬天的特点?第二次活动:美段细读——品读“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一段。教师共设计了5道题,1道必做题,4道选做题。分别是,必做题:说说你发现的这段在表达上的一个美妙之处。选做题:1.对这段文字进行诗意的“画面命名”。2.划出像线索一样贯穿全段的一个字。3.说说“顶”、“镶”为什么用得好?4.品析“带水纹的花衣”的表达之妙?一堂课通过两次学生的学习活动不仅使学生总体上把握了文意,理解了老舍笔下济南冬天的“温晴”的特征,领会到了作者对济南冬天的喜爱之情,更训练了学生的阅读审美和语言表达能力。真正实现了他所提出的“教学思路清晰,提问精粹实在,品读细腻深入,学生活动充分,课堂积累丰富”的语文课堂的完美境界。研读老师《济南的冬天》这个课例,我们不难发现老师在其精心设计的活动之中,把整体感知文本,理解文章大意,品味欣赏老舍散文优美语言表达,提升学生的语言表达和审美能力等所要教学的内容,进行了有机的整合与重构,选择确定的教学内容不仅重点突出,目标达成度高,更突显了对全面提升学生语文素养的关注。


第三是教师对课堂教学活动的有效调节。新课程理念下的语文课堂高度重视预设与生成的关系,强调高效的语文课堂一定是精心预设同时又是不断有精彩生成的课堂。毋庸置疑,教师课前备课中的精心预设是实施课堂教学的蓝本。在课堂教学中,教师根据预先设计的教学路径实施既定的教学流程,是一个有目的、有计划的操作过程。但课堂教学中如果出现了精彩的生成资源时,教师又一定不要拘泥于教学预案,而要从课堂的实际出发及时进行有效的调节,促进课堂走向高效。例如:笔者在执教《心田上的百合花开》一课时,为了能让学生更好地整体感知课文,设计了一个“文章描绘了两幅百合花开图,请分别给两幅画面加个恰当的标题。”的活动,要求学生在快速浏览课文之后,能够迅速准确地把握文意。备课中,笔者经过反复研读教材,对这两幅图画给定的标题进行了预设,即第一幅叫“傲然绽放图”,第二幅叫“漫山遍野图”。但在课堂行进到这个环节时,却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第一个发言的学生即脱口而出:第一幅画面标题是“一枝独秀显风采”。面对突如其来的充满智慧的课堂生成,我及时对原先的教学预设做出了调节,顺着学生的阅读思路,一步一步引领学生走进文本。最终,将两幅画面标题概括形成一副对联“一枝独秀显风采,万花竞放馨远扬。”通过对上下联构思和解读,不仅让学生整体理解了文章思路的安排,更让学生充分理解了百合花内在的精神品质。这样一个凸显学生主体的教师调节过程,不仅把阅读的主动权完全交还给了学生,让学生在阅读课上读出了自己的感悟,收获了自己的精彩,更促进了教师对课堂教学内容的重组与整合能力的提升。所以,在选择确定教学内容的过程中,特别是在教学预案的设计中,我们既要做好充分的预设,同时又要为课堂的有机生成留下足够的调节空间。


 


 

为什么要进行教学内容的选择与确定

为什么要进行教学内容的选择与确定


 徐金国


在座的语文老师肯定听过许多课,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个体会:听数理化课,同一课题的课绝大多数教师的教学内容,甚至教学流程基本都是一致的,但是听语文课,很可能就不是这样的情况,同一篇课文,十位不同的语文老师进行教学,可能教学的内容、教学的流程、教学的结果都不一样。对于这种一千个语文教师教出“一千个哈姆莱特”的现象,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其实,透过这个问题,我们就会发现像数理化等学科的教学内容是确定的,而我们语文学科的教学内容则具有很多不确定性。因为语文学科教学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于是就有了我们语文教师对所教学的课文如何进行教学内容选择和确定的问题。


关于为什么要进行语文教学内容的确定?孙绍振教授有一段话讲得非常好。他如是说:数理化等学科的教学,它们是从未知到已知,所以,教学的起点一般都很明确,什么知识点是学生原来所不知道的,要通过本节课内容的教学让学生掌握这个原来所不知道的知识点。而语文学科就不是这样了,学生对新拿到的一篇课文,不是完全未知的,学生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有的学生知道得多一些,有的学生知道得少一些,要让学生从已知达到新的已知,就必须去发现和研究学生已知之外的未知,只有针对这些未知内容进行教学,我们的教学才是有针对性的,才是有效的。所以,对于语文教师来说,如何去探寻和发现学生的未知,这里就存着着从什么样的起点选择恰当的教学内容进行教学的问题。我们必须依据所教的学生的学情进行教学内容的选择。


除了上述因为不同的学情要对语文教学的内容进行恰当的选择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语文教学所教的内容大多为文学经典,而对这些文学作品的解读都包含着巨大的阐释空间,不同的读者对象因为阅读的需要不一样,也许从作品中获得的理解、价值可能都是不一样的。作为一般读者,他所进行的阅读一般都是审美性阅读,他们所追求的是阅读的审美愉悦,并不去过多思考作品审美以外的价值,而作为研究者,他们所进行的阅读则是研究型的阅读,而研究主要是为了发现,为了探寻和发现作品的艺术价值。而同样是研究,有的研究者主要着眼于宏观,有的研究者主要着眼于微观,还有的则介于两者之间进行中观的研究。面对研究者专家们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视域研究得到的不同的研究成果,作为教师的我们同样存在一个要对专家学者研究成果进行一个合理选择的问题。


第三,作品一经选入教材,往往还要受到《语文课程标准》、《考试大纲》和教材的体例、编写者的意图等多重因素的制约,作为教师选择教学内容进行教学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这些因素进行恰当的选择,只有这样我们所确定的教学目标,制定的教学重点、难点才能够依纲据本,不偏离,不背离。


                          (与一所学校语文教研组老师的交流)

《夏感》应该让学生“感”什么?

《夏感》应该让学生“感”什么?


  ——谈《夏感》一课教学内容的确定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教育局教研室  徐金国


 


苏教版语文教材七年级上册第四单元“多彩四季”,选了当代著名散文作家梁衡的写景抒情散文《夏感》(苏教版教材更名为《夏》)。在教学参考书中,教材编写者对该主题单元的设计理念作了如下说明:“四季景色千姿百态,美不胜收。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写出景物之美,关键要善于从美的事物中发现美,并用美的语言表现美。”从以上的单元设计理念出发,教材参考书给本单元制订了如下三条教学目标:1、欣赏散文优美精辟的语言,体会课文表达的感情。2、了解课文抓住特征写景的方法和写景的层次。3、学会观察景物的特点,并做简单的描述。从这些单元目标出发,笔者连续听了几位老师执教这篇课文,几乎都把课堂的学习目标和教学重点放在了引导学生欣赏文本的语言的美,以及教学生如何学习用精美的语言表达美上,而忽视了对文本内容精深的研读和对文本内在的情感美、哲思美和作者精巧的艺术构思的品味与赏析。造成了对该篇课文教学内容选择不当和目标定位不准的问题。那么,《夏感》究竟应该让学生“感”什么就变成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了。


首先,从语文阅读教学应该如何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角度,探讨本篇课文教学内容的选择和学习目标的定位。语文阅读教学的根本目的应该是着力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即阅读一篇优美的文章应该能够让学生达到,整体把握文本写了什么,品味感悟作者从中想要表达什么,再进一步思考探究作者是如何写的,表达的艺术效果怎样。从这一基本目标出发,我们来探究本课教学内容的选择和学习目标的定位问题。学习《夏感》这篇课文首先要引导学生学习与思考的应该就是夏季之美美在何处,作者梁衡笔下的夏之美与其它古今中外描写夏的诗文有什么不同的特质,与本单元的其它几篇描写春、秋和冬的作品,夏之美的独特之处在哪里?历代文人墨客都不怎么喜欢夏,而作者却要高声赞美这个“黄金的夏季”,这是为什么?作者对夏之美的描写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和情感?其次,应该才是作者是如何表现夏之美的。一堂语文阅读课如果抛开了文本写了什么,表现了什么,而单单把学习目标落实在文本是怎样写的上面,仅仅在体会文章的语言美、形式美上下工夫,并着重对学生进行抓住景物特点进行描写的说写训练上,其实已经偏离了语文阅读教学的基本目标,使语文阅读课成了写作训练课。虽然阅读和写作密不可分,但两者之间目标不同,绝不可混为一谈。


其次,从文本所表现的主题和作者的写作思路来探究本课学习的目标和重点的确定。《夏感》这篇散文作者采取的是卒章显志的手法,文末点明题旨“大声赞美这个春与秋之间的黄金的夏季”。由此,要让学生真正走进文本,一要引导学生在理清写作思路上下工夫。文章开篇点题,突出夏的“热烈、紧张、急促”的特点,主体部分围绕夏的三个特点展开,结尾点名题旨表达作者对夏的赞美之情。二要引导学生在探究挖掘“黄金夏季”的内涵下工夫。作者在缤纷斑斓的夏季景物中,为什么单单抓住夏季“金黄”的色彩?意在突出夏季其实和秋季一样,也是一个成熟的季节,一个收获的季节,但夏季与秋季又不尽相同,秋季的收获意味着事物的终极,而夏季却是“收获之已有而希望还未尽”,所以与秋季比夏多了一份希望,而夏与春比,夏多了一份收获,正是在这样一个富有收获又充满希望的季节,让一切的人、一切的物全都焕发出了旺盛的生命活力。所以,我们在教学该课时,需要着力引导学生从“夏天紧张、热烈、急促的旋律”的背后,感受到的是收获的喜悦,是劳动的颂歌,是生命的礼赞,品味到作者对夏季的独特感悟,对自然之上的劳动者的赞美,是对旺盛生命力的赞美。


第三,从梁衡散文创作的风格来进一步探究本课学习目标的确定。梁衡曾经提出好的散文要有四个层次的美:描写的美、意境的美、哲理的美、形式的美。他主张一篇好的散文,一定要在思想性和艺术性这两方面都有不懈的追求,做到从内容到形式上的高度统一。按照作者自己提出的这一美学原则,其所创作的写景抒情散文,总是力图从大自然之所以给人独特审美感受来源的视角去抒写大自然的魅力。在抒写大自然之美时,他更多的是描写自然之上的人类的活动,呈现出大自然身上“实践主体与客体的和谐统一,充分展现“人化的自然”的美,让读者充分领会到大自然与人类的伟大。如果按照上述的审美视角去认真研读《夏感》这篇课文,我们就会发现作家梁衡笔下的夏之美,不仅仅表现在夏的外在的景物描写之美和语言形式之美,更表现在作者对夏的内蕴独特感受形成的哲理之美,以及作者融入在景物描写之中对黄土地上劳动者讴歌的情景交融的意境之美。所以,教学该篇课文,只有很好地引导学生深入文本,深切体验和感悟作者所赞美的“黄金夏季”的“夏之魂”,由此,而抓住作者所说的四个层次的美,方能够真正读懂读透课文,才算是比较准确把握了教材编写者的意图,教学目标定位才算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