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师当涵养“五气”

优秀教师当涵养“五气”


江苏省盐城市新洋实验学校  徐金国   


    在平时和一线教师的交流中,经常会有教师提出“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教师”的问题,把平时对话中零零碎碎表达的一些观点,进行一个简单的归纳,愚以为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必须进行五项修炼,我形象地称为涵养“五气”。


“气”是中国文化中一个非常独特而重要的概念。孟子有“吾善养吾浩然之气。”文天祥《正气歌》开篇也说:“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浩然气,沛乎塞苍冥。”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则把“气”讲得更有点悬乎,说他凡在写文章之前,都要高声吟诵《史记》,曰是向太史公借“气”。因为向太史公借得了“文气”,所以韩愈的文章常常纵横捭阖、汪洋恣肆、一泻千里、气势恢宏。无论是孟子、文天祥,还是韩文公,他们都强调要堂堂正正做好一个人,正正经经办成一件事,就必须善养“浩然之气”。


具体到一位优秀教师的“浩然之气”,应当从以下五个方面涵养:


一、读书滋养底气。关于教师读书重要性的问题是毋庸讳言的。对此,我也确实无甚高论,只想引用朱永新教授在其《我的阅读观》一书中所表达的几个观点:“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主要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可见,阅读对于任何一个个人、一所学校,乃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阅读对于一个个体的人来说,没有阅读就不可能有作为人个体精神的健全发育,没有阅读就不可能达到作为一个文明人的精神高度。阅读的意义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尚且如此。我想对于一个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教学生读书与学习的老师的重要性,更应该是不言而喻的了。


在日常人与人的交往交流之中,我们经常会听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溢美之词。如果去除掉其中一部分的溢美因素,细细想想,其实颇有启发。别人的一席话为什么能给你醍醐灌顶、如沐春风的感受?为什么能给你茅塞顿开、豁然开朗的感觉?为什么能给你以诸多的人生有益启迪?其实,一切皆在于这位说话人的丰富与智慧、畅达与幽默、深邃与厚重。反观,为什么我们许多老师在一些公众场合(包括在网络论坛、QQ交流群)却不敢发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觉得自己言说的底气不足。而一个人言说的底气从何而来?源自实践,源自思考,但更多的还是源自读书。所以,唯有读书,才能不断丰富我们思想的深度,拓展我们生命的宽度,增加我们人生的厚度;才能让我们变得视野更加开阔,行动更具智慧,精神更加充实。


二、思考孕育灵气。教育是心灵的事业,教师更是滋养学生精神成长的职业,心灵的事业需要用心去思考。《论语》有云:“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教师的职业是一个注定需要终身学习的职业,但是,如果教师把终身学习仅仅视为个人的后续学历进修、教育主管部门所举办的各类继续教育的培训、考核等等,却没有教师源于自身发展的内在需求,没有基于实践问题的思考与探索,没有教师对自身教育思想理念、教育教学行为的反思与改进,这样的继续学习与终身教育注定是很难取得实实在在成效的。


思想家帕斯卡尔曾经说过“人是一根思想的苇草。”人原本就像苇草一样柔弱、像苇草一样渺小,而人之所以能够变得坚韧、变得伟大而高贵,一切皆在于人能够“思想”,思想孕育伟大。一切伟大人物的非凡成就无不是思想孕育的成果。著名教育家杜威更说过:“知道什么叫‘思考’的人,不管他是成功或失败,都能学到很多东西。”教育是直击人的心灵的工作,如何让我们的教育对象敞开心扉,如何让学生的心灵通过我们的教育得到净化、得到美化,没有思考无法实现;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事业,未来的社会需要怎样的人才,现实的教育应该如何培养造就这样的人才,没有思考无法达成;教育的现实更是错综复杂,乱象纷呈,没有思考,我们就很有可能被各种表象所迷惑,被各种问题所困扰,而丧失求真的能力。所以,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任何时候都少不了对教育的思考,唯有思考才有方向,唯有思考才有思路,唯有思考才有正确的策略和措施。亚圣先师孟子的“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讲的也正是这个道理。


三、创新激发锐气。教师的工作是庸常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每天都在做着备课、上课、作业、辅导等繁复而琐碎的工作。也恰恰就是这些日常的繁复与琐碎,在一天天消解了我们教师自身的锐气。所以,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一个基本的问题是,我们是每天都在习以为常“重复昨天的故事”,还是每一天都能以崭新的姿态去迎接新的挑战?不同的思想境界,不同的精神状态,不同的工作态度,自然也是完全不同的人生结果。


也许教了十几、二十年,我们所教的年级、教材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教材中的一篇篇课文、一个个章节、一条条定理,我们早就烂熟于心,即使我们不去研究教材,不去设计教案,一样能把课上得有条不紊,有板有眼,有章有法。但是,我们是否知道,这十几年的课程改革,无论在课程的理念,还是在课堂教学思想和方法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我们仍然拿着十几年前的“一张旧船票,怎么能登上语文课改的新客船”?再试想,即使年级、教材丝毫未变,但是,我们每天所面对的学生却是变化的,面对不同的班级、不同的学生和不同时代不断变化的学情,我们又怎么能“以不变应万变”?人们也常说,教育不是工业生产的流水线,教师更不是流水线上的一名操作工,教师的工作是最具创造性、最富挑战性的。所以,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我们必须铭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句古训。把每一天看做都是新的,把每一堂课看做都是新的,把每一个学生看做都是新的,每天都能以全新的精神状态投入到我们的日常教育教学工作中去,在实践创新中不断激发起自身奋发的锐气和进取之心。


四、写作成就名气。在和一线老师的交流中,我经常讲下面这句话:一个教师,所教学生的考试成绩好,至多在这个学校里有名;一个教师如果能够做到上课好,那么,他就会在一个地区有名;但一个教师如果要做到全国有名,那关键还得写作要好。说这样的话,或许有老师不太信服,其实,我们只要翻翻历史,就会有所感受。古今中外,自古迄今,历代帝王,君权神授,至高无上,但随着时间的淘洗,现在我们真正能够记住的君王究竟还有多少?再比如,历朝历代那些曾经金榜题名,高高在上的状元们,今天我们又还能记得多少?这些曾经的时代风云人物,世转时移,大多数都如过眼烟云,随风而逝了。相反,能够真正把名字深深镌刻在白纸黑字史书上的,让我们至今铭记的,恰恰是在那个时代权不显,人不贵,甚至都是一些命途多舛、时运不济、穷困潦倒却以文名世的诗人、文学家和艺术家。不久前,网络上就流传一个调查,同时列出10位状元和10位曾经科举落地落魄文人,问你知道(或记得)的有哪些?结果,我们知道和了解的大多是那些曾经科举落地却留下优秀作品的诗人和文学家,如蒲松龄、金圣叹、吴敬梓等,相反,那些曾经名噪一时的状元们,我们却知之甚少。


这样说,似乎有点远离教师写作的话题,但道理其实完全一致。同样,历数当今教育界的名师名家,于漪、钱梦龙、魏书生、成尚荣、余映潮、黄厚江、李镇西等,几乎没有一个不是以文名世的。因为真正的名师,无一不是教育实践的开拓者和教育思想的传播者,而一种新思想、新理念的诞生、发展与传播,必须借助于文字进行表达与交流,宣传与推广。“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湖万古流。”每一个个体的生命,相对于浩渺的宇宙,都只是沧海一粟,渺小而短暂,唯一能够长久流传的或许只有诉诸文字的思想和那些用于表达思想情感的文字。特别在当今媒体高度发达的时代,传播思想,交流学术,更需要有简练精准、形象生动的表达,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教师自身写作方面的修炼。


五、境界养育大气。晚清国学大师王国维在其《人间词话》中曾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罔不经过三种之境界:第一种境界谓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种境界谓之“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三个词人的三个句子,被王国维描述为三种做人、做事、做学问的境界。第一种境界为了心中的理想苦苦追寻,上下求索;第二重境界一旦认准目标,就甘心情愿为她奉献一切,无怨无悔;第三种境界功夫到处,灵犀一点,顿悟真谛。著名学者、哲学家冯友兰先生在其《人生的境界》一文中,也把人生分为四重境界,第一重境界谓之自然境界;第二重谓之功利境界,第三重谓之道德境界,第四重谓之天地境界。其实,做一名优秀教师同样也要经历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我把它称之为谋生的境界(或职业的境界),即仅仅把教师看做是一种职业,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一个赖以养家糊口的饭碗。如果教师对自身职业的思考仅仅停留在这样的境界中,就始终摆脱不了“小家之气”,这样的教师最终至多也只能做到一个称职的教师,而且大多数时候也许是不称职的。第二种境界,我把它叫做事业的境界,就是把做教师,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当作一项事业,不断地为之追求。如果能达到这种境界,那么即使在做教师的路上不断会遭遇各种困难、挫折和失败,但是这样的教师也会表现出一种沉稳与大气,永远不会沉沦,会永远保持一份执着、保持一份热情。如果能像这样做老师,即使不能成名成家,即使不能常常有事业成功的幸福感和成就感,但至少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在离开教育岗位,回首自己教育人生的时候,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而为自己的苦苦追求和执着奉献而获得一种人生的充实。第三种境界我把它叫做宗教的境界,就是把做教师,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当作神圣的宗教,当作一个崇高的信仰。如果能达到这样的境界,那么从事教育工作的每一天,也许都能收获教育带给你的幸福和快乐。教育即生活,成长即做人。如果我们做教师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即使没有任何外在的荣誉和头衔,你也会是人们心目中真正的教育家。伟大的教育家其实都是达到了这样一种境界的,比如陶行知、比如苏霍姆林斯基等等中外伟大的教育家。不同的境界成就不同的教育人生,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就必须不断地努力提升自己的职业境界。


 

给生命一个定位,幸福悄然来到你的身边

给生命一个定位,幸福悄然来到你的身边


         ——安阳教师培训有感之二


 


 


在河南安阳“走进乡村”公益教师培训的互动环节,一位教师提了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做一个幸福的教师?还记得,当时我转引了盐城市高三调研考试作文题的一段材料做了回答:


在烈日炎炎的正午,当农民们忙于耕种而大汗淋漓的时候,当牧羊人从山上赶下来,口干舌燥的时候,要是能够趴在河边痛饮一顿,他们顿时会感受到水的无比甜美。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另外一群人,尽管他们坐在绿阴下的靠椅上,身边放着漂亮的水壶,手中捧着精美的茶杯,杯中泡着上等珍品的好茶,他们却品不出水的甜美。……


幸福是什么?幸福,其实是自己的一种感受。


幸福从哪里来?幸福,其实全靠我们自己去创造。


 


套用狄更斯《双城记》里的话,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又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这又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冬日;这是一个富于信仰的时代,这又是一个怀疑一切的时代……在这个世界,我们无所不能,在这个世界,我们又一无所有。在如此这般激烈碰撞的年代,作为个体的人恰恰是一个最易破碎的存在。欲望的无限膨胀,精神的极度萎缩,肉体与灵魂的严重撕裂,大概是当前我们这个时代人的普遍病症。


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这样表述:“人是一种意义的存在。”何谓意义?对于宇宙万物,如果我们对它能够了解,便有了意义。否则,便无意义。我们了解得越多,就越有意义,了解得越少,便没有多大意义。所以,当前教师职业幸福感的缺失,一个基本的原因乃是作为教师自身缺乏对“教师”职业意义的理解,对我们所从事的教育工作缺乏一种哲学意义的追寻。


媚俗的时代精神和平庸化的世界潮流,是消解我们对意义追寻的最重要的根源。在我们这个时代,面对人生中的种种选择,我们不是用一种坚定的信念和形而上的价值追求去做出抉择,我们只不过是被环境、欲望、利益等一切世俗的因素推着向前走。而正是这种忘记了“我们为什么要出发?”所以,让我们在抛弃意义的“迷途”上越走越远,既找不到前行的方向,更找不到目的归宿。自然也就无从品尝人生应有的幸福。


 


要找回教师职业的幸福感,首先是要学会解放自我。解放自我应当从学会“取舍”开始。放慢行色匆匆的脚步,给自己一些闲暇,尝试着追问自己,我每天所做的一切真的都是必须的吗?然后,再尝试做一点梳理,想想哪些是真正需要的,哪些不是。把真正需要的留下来,把哪些不是真正必须的舍去。中国人最讲究“舍得”,有“舍”才有“得”。舍去那些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执著于自己真心想得到的,或许才会得到更多。得到自己真心想得到的,哪怕只是很少的一点点,或许一种幸福感就会油然而生。


要找回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其次是要学会反思自我。美国人帕默尔在其《教学勇气》一书中这样说:我们每个人都常常被外部的期望所围困,正是这些外部的要求扭曲了我们自身的认同和自我的完整。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发现自己所做的工作,所从事职业,尽管在外部意义上非常值得赞美,但从我们的内心却非心甘情愿,所以,对于一项非我倾心的工作,无论从外部的标准进行评判,多么有价值、有意义,多么值得赞美,但它却实实在在侵犯了我们自身的认同与完整,于是,就不可避免的使我们限于痛苦的境地。相反,如果这项工作真是我们内心想做的,那么尽管这项工作十分辛苦,困难重重,但是我们仍然会乐此不疲。甚至即使在最艰难的日子,也会使我们对生活感到充实快乐。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们真正倾心的,而克服这其中的一个又一个困难正好是在促进我们的成长,使我们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使我们的生命更具厚度与质感。


要找回教师的职业幸福感,第三就是要学会成就自我。每一个在事业上能够取得成就的人,虽然需要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但核心因素是他首先必须有一个足够强大的自我。有两句富有哲理的名言,分别从正反两个方面说明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全靠自己成就的道理。“鸡蛋从外部打破只是食物,只有从内部打破才是生命。”从正面说明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一定是一个不断挑战自我,战胜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打败的你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则从反面告诉我们,我们之所以会成为失败者,一切皆因为我们自身。皆因为我们忘记了“我是谁”,“我想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所谓成就自我,其实就是牢牢记住上面的三句话,让自己的目标更加明确,让自己的信念更加坚定,让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


 


还是引用本次培训活动中刘祥老兄的一句话,作为全文的收尾吧:


“给自己生命一个定位,幸福就会悄然来到你身边!”

心若在,梦就在

心若在,梦就在


       ——河南安阳教师培训有感


 


2013年,420-21日,受新教育研究会、新教育基金会和教育在线的邀请和委派,和几位执着于新教育之梦的同仁一起赴河南省安阳县进行“走进乡村,点燃激情,播种理想,美丽教育”公益培训。在这次培训中,非常有幸结识了一位叫李建庆的老师。


李建庆老师是安阳县西面林州市的一位普通小学老师,他所在的学校距离本次培训地点大约有60多公里,也不在本次受训教师之列,但老师从网友那得知培训的消息,不仅自始至终参加了本次培训,还自费和我们吃住一起,在培训之外做更多更深的交流,表达了自己追求专业成长的强烈愿望。李建庆老师,今年已经54周岁了,1976年参加教育工作,之前一直做了20年的民办教师,1996年才转为正式教师。而且据老师自己介绍,他所在的学校只是一所村办学校,学校只有100多名学生,如果自己不主动找机会外出学习,那就从来都不会有机会外出学习和培训,更不会还有人关注到像他这样一把年纪教师的专业成长。所以,这几年,他只要得知在什么地方有教师培训,总是想方设法克服各种困难前去参加,让自己始终行走在追求专业成长的道路上。


结识李建庆老师,这两天,我常常把李老师当作一面镜子,照照我自己,也试着照照我身边的一些更加年轻的老师。


和李老师相比,老师的年纪在我们的眼里都快是接近退休的年龄了,在我们不少的学校,像老师这么大年纪的教师,大多已经不在教学一线,只是在其他辅助性岗位上再呆几年,等着退休了。


和李老师相比,老师的工作环境在最基层最艰苦的农村小学,每天的工作大概只是面对十几或二十几个留守儿童,甚至,他工作几十年,几乎没有获得什么荣誉,很难产生一种事业的成就感。


和李老师相比,老师虽然在教育岗位上工作了几十年,但是他的职称、工资与我们相比不仅不高,或许还要低不少。


和李老师相比,……


和李老师相比,或许,我和我周围的年轻教师们还能找到许多许多比老师强的地方,但是,为什么我们却常常会陷入深深的职业倦怠而难以自拔呢?为什么再也找不到曾经有过的关于教育的梦想和激情呢?


记得哲人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没有省察的人生是毫无意义的人生。”把李建庆老师当作一面镜子,照照我们自己,会不会让我们对自己的人生也多了一份省察?对自己的人生多了一份省察,或许就会让我们的人生更多一份意义。


找一面镜子,常常照照自己蒙上尘垢的心灵,擦亮自己的心灯,或许我们仍然无法改变什么,但是至少在无边黑暗中曾经闪过一丝微弱的星光。在意义缺失的时代,也许意义并不在星光本身是多强,还是微弱,只是在那闪烁的瞬间和过程。


很喜欢刘欢唱的一句歌词:“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但愿执著行走在追梦路上的李建庆老师能够早日实现自己心中的教育之梦、人生之梦,用对教育的大爱、真爱谱写出美丽教育的新篇章。更愿我和我更多的年轻同行们,也能像建庆老师一样,背起梦想的行囊,行走在我们自己的追梦路上。


 

教师培养也是“农业活”

教师培养也是“农业活”


 


和几个关注孩子教育的朋友一起吃饭,席间又一次谈起教育的话题。几位朋友都感叹现在名校是越来越多了,但真正好的教育却越来越少了。教师们的学历是越来越高了,拥有各种头衔的名师是越来越多了,但货真价实的好教师似乎越来越少了。


朋友们的议论虽然只是从家长的一个视角看到了教育的问题,但基本上还是道出了当前教育的基本事实。抛开名校未必就有真正的好教育不说,单就好教师越来越少的话题,想谈自己的几点想法。


先说为什么大家普遍感到好教师越来越少。这个问题其实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分析:一方面说明,目前老百姓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追求越来越迫切。因为大家都明白选择好学校说到底就是选择好教师。但家长们又不无遗憾地发现选择了所谓的“好学校”,孩子却并没有遇上真正意义上的好教师。结果自然会产生一种名校却没有名师,名校易得名师难求的感觉。另一方面说明,优秀教师的培养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复杂的系统工程,而目前我们的教师培养与培训确确实实出现了问题。


再说好教师为什么越来越少。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所以这些年来,上至国家战略,小到学校发展,各级各部门都把教师的培训与培养放到了重要的议事日程。比如说,每年我们都要举行各种层次的教师培训,每年都要举行各种形式的评比、评选,但遗憾的是这些培训却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教师队伍整体素质不高的现状。究其原因是我们的教师教育培训和培养也陷入了追求GDP式增长的怪圈。比如说,许多地方都对教师培训有量的规定,一年要培训多少人次,一人要培训多少学时,但这些培训是不是教师真的所需要,我们似乎考虑得并不深入;再比如说,许多地方都有名师培养计划,规定每年要评出名教师、学科带头人、教学能手多少人,这样,当教师的培训演变成一种考核评比的量的指标,“名师”的培养演变成一个形象工程打造,这种单单追求数量增长的粗放式培训与培养出的“名师”含金量自然也大打折扣。


不记得是哪位教育名家曾经说过,“教育其实是农业活。”熟知农业生产的人大概都知道,“春播一粒粟,秋收万颗金。”期间需要经过若干道工序,首先是选好种子,只有选出了优良的种子,最终的丰收才有可能。有了优良的种子,只是为丰收提供了一种可能,而之后还需要播种、施肥、浇水、除草、整枝、掐尖、打药杀虫等若干艰辛付出,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就是要把握好农时,就是在什么农时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既不能拔苗助长,也不能延误时机。只有这样每一个环节都做得实实在在,都做得恰到好处,最终的丰收才会成为现实。而回到我们现实的教育,我们似乎早已忘记了“教育其实是农业活”这个朴素的真理,尤其是现有的教师培训与培养,既不讲究选种,又不能精耕细作,更不讲究农时,只是一味地施肥、施肥、再施肥,最终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套用“教育其实是农业活。”这句名言,我想说教师的培训与培养也是农业活。尤其是在老百姓对优质教育需求越来越迫切的今天,我们千万不能用流水线加工、贴牌包装等手段生产“名师”,让老百姓产生“我们又被忽悠了”的感叹!

素质教育就是教师素质的教育

素质教育就是教师素质的教育


        ——读《发生在56号教室的故事》杂记


 


首先必须申明一下,素质教育就是教师素质的教育的观点,不是我的首创,是著名特级教师于永正老师在听“56号教室的奇迹”创造者美国教师雷夫·艾斯奎斯在中国讲演之后,发表的一种感想。


老师原话是这样的说的:“什么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就是教师素质的教育,有什么样素质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教育。”


老师的感触是深刻的。为什么这些年来我们国家从上至下大力提倡素质教育,但学生的素质却始终难见提升?许多人都把原因归结到了应试教育,认为应试教育是制约素质教育的桎梏,而笔者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应试教育根本不是中国独有,世界上凡是有教育的地方都有应试,应试教育也不是今天独有,因为自从隋唐科举以来,中国的应试教育已经有了一千多年的历史。那为什么单单是如今的中国学生的素质每况愈下呢?答案一句话:因为如今中国教师队伍的素质出了大问题。(笔者这里绝没有贬低我们教师队伍的意思,当然极个别如Z君像贼一样做人的教师除外。)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不妨看几段雷夫老师的精彩演讲。


1.教育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自己就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能够勤奋学习,友善待人,那就意味着我们自己首先必须做一个勤奋好学的人,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教育绝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而更需要教师用行动来给学生示范。


雷夫老师之所以能够创造56号教室的奇迹,根本原因是他做到了时时处处都用自己的行动来给学生示范。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到,扪心自问,我们要学生勤奋好学,我们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到勤奋好学了呢?我们要求学生诚实善良,我们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到了诚实善良呢?答案或许已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


2.一个好老师,一定是一个真正执著于自己理想的人。这样的人,前行在理想的道路上,即使分明知道他一定会输,但他还是会始终坚持不渝。因为他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做正确的事,即使毫无获胜的希望,但我们还是不能放弃。


雷夫老师之所以成功,在于他始终坚守住了自己的理想。尽管在他30年的教师之路上,他遇到了无数和我们一样的困难、疑惑、指责,甚至痛苦。但他始终没有放弃他胸中的那份理想。今天,当我们读雷夫的故事,倾听他的演讲,我们私下里在心中和雷夫做个比较,我们是不是被残酷的现实修理得太现实了,被功利的世界熏染得太功利些了呢?我们心中曾经拥有的那个美好的梦是不是早已失落在了前行的路上?日复一日的教育工作,是单调的,是庸常的,是容易让人产生倦怠的,我们是不是已经被深深的职业倦怠所包围了呢?


3.一个老师如果侮辱学生,就永远不配做老师。即使你有非常渊博的知识,也哪怕你事后跟孩子道了歉,但孩子会永远记住你给他带来的伤害。


或许因为我们把不好的心情带到了学校,带进了教室,不经意间对学生造成了伤害,也或许我们总是抱着“我今天这样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将来的好”的想法,好心办了坏事,最终给学生带来了伤害,也或许你所面对的学生根本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孩子,你恨铁不成钢,用极端的手段,看似受到了教育的效果,但实质却给孩子带来了伤害,也或许……。当你遇到上面一切的时候,希望能够永远地记住雷夫老师的忠告。


         4.教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工作,即使是最好的老师,仍然无时无刻不感到教学的艰难。因为教学生如何在一个不诚实的世界里做一个诚实的人,如何在一个不友善的世界里做一个善良的人。这实在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像雷夫这样享誉世界的名师,他也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教育的艰难。所以,当我们在日常教育教学工作中遇到一个又一个困难,那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始终明白教育工作的艰难,能不能用教师的智慧来化解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这才是考验我们每一个教师素质的关键问题。


         在如今各种教师培训多如牛毛而收效却微乎其微的时候,我们是不是真的也应该思考在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教师的培训也应该更多地着眼于教师素质的提升。什么才是教师最重要的素质?雷夫老师发生在他56号教室的许多故事或许能给我们更准确的答案。

(转)语文教师要有胆识

语文教师要有胆识


 


安徽   钱之俊


 


我常常感到很疑惑,很失望,一个十几岁甚至八、九岁的孩子,当他们当面说起“大话“空话”来,往往义正词严,毫无羞怯之心;而私下又还原他们本真的一面。这算不算一种人格分裂?而这样的孩子,在现行教育体制下,实在是太普遍了。作为语文教师,我常常苦恼,我不知道自己平时告诉孩子们对文本的一些解读或灌输的一些基本常识理念,是不是犯了所谓“方向性错误”?而实际上我只是揭出了一些文本的虚假,告诉他们现实生活往往并不如纸上的美好,指出了那些教参中满纸“黑暗”“封建”等等千篇一律解说的片面……这让我想到,作为语文教师,面对不可改变的教材,面对不能挣脱的体制,面对一群纯洁如白纸的孩子,我们是不是该拿出应有的勇气、胆识,在孩子们进入社会之前,告诉他们这是怎样的一个真实的世界?我们应该做怎么的一个人?


我一直以为,解读语文教材,尤其是经典篇目,语文教师应该有胆识,而不受意识形态束缚,要培养孩子们独立思考的能力,尽量还原作品的本来面目,不能什么时候都是政治挂帅,意识形态教育为重。我认为,现代中国很难培养出具有现代公民意识的学生,这和我们的教材有很大关系,我们的教材尤其是语文教材与思想政治课教材都有太强的意识形态教育目的,这种类似奴化的教育直接限制了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如今的语文教材无论经过多少次的改版、修订,都还是逃离不了对人的价值取向的一种潜移默化的“雕刻”作用。简而言之,就是带有政治色彩。举几则例子。朱自清《荷塘月色》文首“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这句话,教参一度直接把“不宁静”的原因和当时的政治现实联系起来,认为“通过对荷塘月色的描写表现了作者对南方革命的期盼,同时歌颂了作者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的清高品质”;对《黔之驴》的解读是“通过黔之驴作比,说明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对巴金《灯》中的“不禁望着山那边笑了”解读成“心系延安”;再以鲁迅为例,就是在其身份界定上,又有几个语文教师内心会把他当作一个有独立思想的自由知识分子?在学校,有个怪现象,学生怕学鲁迅,有些教师怕教鲁迅。笔者见过不少所谓大学科班出身的青年语文教师,开口闭口也是十年、二十年前的老腔调,让人感到极其失望。


所以,钱学森去世前提出的世纪之问,大概得到我们中小学教育中去寻找答案。面对这样的教材,教师如果再没有胆识进行人性化教育,而是依据官方教参去照本宣科,学生不仅会味同嚼蜡,也会渐渐厌倦于语文学习,更可怕的是对他们人格的形成产生消极影响。吴非老师说:“用瞒和骗控制青少年的做法,和用亡国灭种的危言恐吓下一代后果一样。在瞒和骗中长大的人,思维是会有缺陷的,而一旦觉悟,就有可能转向虚无,什么都不信。所以,培养独立思考的一代,是教育最重要的任务。”“语文课应当担负起思想启蒙的任务。”吴非《不跪着教书》,第43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李慎之先生晚年撰文,希望来生能像过去那样做一位普通的中学教师,给学生娃娃讲授公民课,再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培养起国民对自己的权利和义务的自觉意识,形成成熟的公民社会。李慎之老已驾鹤西去,他带着遗憾去了,我们还活生生的面对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个体,我们难道没有义务去给他们一些常识性的启蒙教育?当然,目前在教材编写与解读上已有不少积极的变化。在上世纪末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前,我们的经典课文解读确实是热衷文本政治意义的一元解读,改革后已开始逐渐转向多元化解读。在提倡文本多元解读的环境里,给广大语文教师提供了施展个性的机会,也因此凸显了语文教师素养的重要性。如何引导孩子们向正确的方向——不是“政治正确”——去解读,如何锻炼他们的思维辨别力,如何回答他们提出的种种可能,都是对教师的考验。


我忽然想起英国的中小学基础教育。他们在孩子们价值观形成之际究竟教育孩子些什么呢?其实在英国中小学校里的道德教育不叫道德教育,而称“个人的社会健康教育”,或称“社会化过程”。目的是让他们懂得平常做人的基本道理,如何自律以融入社会,成为社会的一分子。核心道德观念是:尊重生命、公平、诚实、守信。英国人还有个观念,即“道德是被感染的,而不是被教导的”。它体现在英国中小学的道德教育里,那就是不要求孩子们去死记硬背道德准则,但是,要求孩子们从心灵深处、从日常生活中懂得和理解伦理道德。英国学校一般不设专门的道德教育课,但开设包括佛教和道教在内的各种世界主要宗教信仰课供选修。在英国教育工作者看来,诚实不是一种孤立的品德,而是与自重和尊重别人,与对生命和大自然的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其实还有很多非常现实实在的价值观教育,主要目的是要孩子走向社会后,成为一个真实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能够直面人生的人。这和我们从小给孩子灌输的所谓核心价值观教育是恰恰相反的,而实际的效果也是有目共睹。


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的结尾大声疾呼:“救救孩子……”先生之语,观照今日之教育,直有触目惊心之叹。辛亥百年后,奴性教育仍然充斥课堂文本,“思想启蒙”仍然是个亟待拾起的话题。语文教师,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学科教职,在启蒙的边缘也只是打打侧边球,其实有太多不能承受之重。很多年前,苏芮在一首歌中这样唱到:“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作为语文教师,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我们可以改变孩子的心灵世界——这,需要的是我们的良心与胆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