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养向内心求解的能力

——读《教学勇气》

徐金国

 

帕克·帕尔默在《教学勇气》一书中这样说:“我们中的很多人,当初出于心灵的原因,再加上热衷于某些学科、乐于帮助人们学习等愿望的激励,而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但年复一年,随着教育生涯的延续,我们中的很多人却失去了最初心灵的力量。在日复一日的教学中,我们与学科分离,与学生分离,甚至与自我分离,这种严重的撕裂表现为我们真实的内心与外部表现之间建立起了一堵高墙。尽管我们每天都在扮演着教师的角色,但是我们却忘记了教师应有的担当和责任。”

上面的这段话,虽然表述上有些学究气,但确确实实道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下许多教师因为平时教学生活辛苦、庸常与繁杂,导致了我们中相当多的人产生了严重的职业倦怠,丧失了对职业和生命意义的思考。而与此同时,一个人一旦丧失了对意义的思考,其世界观和人生观往往都会陷入一种困顿。

雅斯贝尔斯的存在主义哲学认为:“一切的存在都是被阐释的存在”。人作为一种存在,其实,就是生活在自己编织的观念之网中的。于是人作为一种存在,主要取决于他对自身生存活动所进行的理解,是做实存化的理解,还是做意义化的理解,这直接决定着一个人对自身生存生活所采取的态度和行动。

如果我们对自身的存在仅仅做实存化理解,那么就是把我们自身的生存归结为一个物质的实体,与自然万物无异的生命实体,我们所需要的大约也就是空气、水、阳光和其它一切用以维系生命存在物质和能量,而作为人存在的精神、灵魂之类的东西则被我们视为一种可有可无、虚无缥缈,甚至无需关注的东西。

反之,如果我们对自身的存在做意义化的理解,那么我们关注更多的是实体物质需求之外的精神层面的追求,由此,因为生命精神的充实和灵魂的提升,我们对实体生命的欲求,反而看得要淡得多,更容易得到物质上的满足。

所以,从存在主义哲学意义上说,其实每个人都是具有双重生命的,即自然之生命和精神之生命,自然之生命是一个实体性的客观存在,而精神生命则是一个意义性主观存在。这也是人和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动物仅仅生存在一个自然实体世界之中,而人则不仅生活在自然世界之中,更生活在一个意义世界里,对意义和精神的诉求是人之为人的根本特性。

因为人作为一个意义存在,却又不同于一个简单抽象的理性符号,而是一个有着实体生命欲求的活生生的意义存在,人既有思想精神的追求,又有物质欲望的诉求;有追求精神充实、灵魂完整的希望,又有欲望无法得到满足的失望与困顿。所以,人类自从进入20世纪开始,哲学的一个基本走向就是迈向意义世界,努力探求人与世界的意义关系,探求人在实体世界与意义世界中的平衡。

然而,现实的危机恰恰在于作为实体存在的我们,因为物质欲望的过度膨胀,强行造成了人与自然、与周围的世界、自我与他人、身体与心灵、实体与意义之间的破坏性撕裂,造成我们在对外部世界认识的同时,却忘记了对自我的认识,忘记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在从外部世界大量获取,不断满足自身欲望的同时,却忘记了精神世界的建构,导致自己的精神世界早已荒芜得一塌糊涂,人成了一个失却了精神家园的畸形“怪物”。一方面世俗欲望极度膨胀,一方面精神又极度贫瘠,就像是哈哈镜中的镜像,漫画书中的人物。

记住“我们是谁”,才能把我们的全部身心放回本位,恢复我们自身的认同和完整,才能重获我们职业生活的完整。

世界纷繁复杂,现象光怪陆离,我们应该怎样去认识这样的一个世界,并在这个世界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坐标,这就需要我么涵养一种向自己内心求解答的能力。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