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春天留住,让春天绽放

 

——晏殊《破阵子·春景》解读

 

徐金国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晏殊少有才名,相传5岁就能吟诗作赋,素有“神童”之称。晏殊14岁就被举荐参加皇上亲自主持的殿试,面对圣上,晏殊应答自如,援笔立就,深得当时皇帝宋神宗的赏识,所以晏殊一生仕途坦荡,有“太平宰相”之称。因为晏殊一生生活富贵雍容,所以,他的《珠玉词》,大多写的是花前月下的赏心乐事、宾朋游宴的即兴抒怀之作,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人生感慨,是“小园香径独徘徊”的心灵感悟,很少有诸多失意文人的羁旅之苦,离别之愁。

春光无限美好,然而美好总是转瞬即逝,逝去匆匆,太匆匆。故有李白“杨花落尽子规啼”的哀鸣,有杜甫“落花时节又逢君”的伤感,更有李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的宇宙茫茫,遁入空无,再也无法寻找的无奈与悲泣。伤春悲秋是中国古典诗词常见的主题。然而,晏殊在他的《破阵子·春景》中却用他的生花妙笔巧妙地把春留驻在了心中。

词的上阙,词人通过燕子、黄鹂、梨花、碧苔、柳絮、春社、清明、日长等富有春天特征的意象的捕捉,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春天的图画,在绵密的意象中以一个“轻”字,表达了词人自身独特的感受,一个“轻”字,既有眼前柳絮在风中飘飞的写实,又有春天带给词人的身轻似飞絮的轻松愉悦,精神焕发,更有因美好的时光匆匆而逝,生命就像飘飞的柳絮,无法扎下根来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一个“轻”字在词人的笔下,分明有了非同寻常的分量,几多愉悦,又有几多感伤。正所谓“以我心观物,一切皆着我之色彩”。然而富贵雍容的晏殊当然与一般的诗人不同,他没有羁旅行役之苦、游子思乡之愁,也没有迁客骚人之伤,于是,在他的眼中,美好的春天虽然易逝,但他还是要努力把春留住,把一幕幕美好的春景永远留驻在诗人的心中,留驻在读者心中。

词的下阙,词人笔锋一转,由景及人。在这个美好的春天里,人才是最美的风景。于是,如春色般娇艳美丽的邻家少女粉墨登场了。他们美不美?“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们姓什么,叫什么?“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善蚕桑……”这些美丽的邻家少女,就像离开笼子的小鸟,叽叽喳喳,一边采桑,一边游戏,一边欢笑,一会斗草赢了,传来一阵阵清脆爽朗的笑声,一会又输了,听到的又是一声声的嗔怪和埋怨。今天的手气为什么这么好?原来昨晚的美梦就是一个的好兆头。 庄生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亦真亦幻,似梦还真,似真亦梦。什么样的美梦如此让她心醉神迷?一个“怪”字足以表现了美梦是多么的神奇。或许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花前月下与相爱的人恩恩爱爱,卿卿我我;也或许是“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的白马王子翩翩驰来;或许还是……但这一切都是珍藏在心中的秘密,暂时还无法与别人分享,想到这,一阵发自肺腑的笑意,在胸中藏纳不住,洋溢在脸上,就像一朵美丽的桃花,绽放在和煦的春风中。

卞之琳的《断章》这样写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采桑径中的邻家少女,你们在为美妙的春天欢笑,你们在为无边的春色而欢笑,你们在为昨夜心中生长的美梦而欢笑,但你们也许并不知道,豆蔻年华原本就是春天的符号,你们的欢笑已经定格为诗人笔下的一道永恒的美景,是你们帮助诗人把春天留住!是你们让春天绽放!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