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销香断人堪怜

 

——读张爱玲的《花落的声音》

 

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  徐金国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归为臣虏的亡国之君李后主,从花的凋零中感伤的是曾经美好往昔来去匆匆,转瞬即逝,真实的人生就像是一场凄风苦雨,摧折了多少美好的春梦。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多愁善感的林妹妹从花的凋落中看到的是自己,身世飘零,无依无靠,一场风雨,香消玉损,一切皆归尘土。所以,林妹妹葬花其实是在埋葬自己的灵魂,是在为自己的灵魂寻找一个精神的居所。

读张爱玲的《花落的声音》,张爱玲是敏感的。她从落花声中,听到的是生命,听到的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

玫瑰的凋落,是她们听从心灵的召唤,去挣脱羁绊,去追求另一种更加自由舒展的生存方式;樱、梨、桃等轻柔飘逸之花的凋落,则是听从风的召唤,迎风起舞,昂扬向上,努力去寻求生命的另一种价值。

当然,生命的陨落并不全都是“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同样生命的消亡,张爱玲还看到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呈现,那就是茶花为了某种信念、为了某个梦想,是如此的极端,如此的刚烈,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那种自杀式的陨落,这样的陨落,不仅让张爱玲胆战心惊,每一个敏感的心灵都不由得心生颤栗。

生命的消逝是无法回避的现实。对此,张爱玲是敏感的,但又是清醒的。她惊异感伤于茶花那种不负责任的、鲁莽的消逝,她也感动于玫瑰和樱、梨、桃等听从生命的召唤,从容、优雅地面对生命的消逝,但这些都是需要慢慢去咀嚼、用心去品味之后生成的一种内心深处的感动。而作者心中最本真的喜爱和感动,还是希望自己的生命能够像那乡野间,毫不张扬,毫不引人注目的枝头雏菊那样,安静地、从容地、温暖地随同岁月一起慢慢变老,慢慢逝去,含蓄无声,不露痕迹。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有我之境也。……有我之境,物皆著我之色彩。”李后主、林妹妹笔下的花残花谢自然都是自身的真实写照。张爱玲笔下花落的声音,又何尝不是在写她自己呢?玫瑰花离开枝头,是为了挣脱生命的羁绊,去追求精神的自由奔放;樱、梨、桃的迎风起舞,那是听从心灵的召唤,为了实现生命的另一种价值,这何尝不是张爱玲自身的生活和追求。然而不管怎样,张爱玲终究是个弱女子,她的挣脱也好,她的决裂也罢,她所采取的,所能接受的,只能是柔弱的渐进式的,她无法接受那种急风暴雨式的革命,更无法理解殉道式的英勇牺牲。在她心灵的隐秘处,她希望的是,在其生命陨落的时候,能够像乡间平凡的野菊花一样,静静地依偎在亲人、爱人的怀抱中,慢慢老去,静落无声。也许这就是追求自由,有点叛逆,又个性奔放的弱女子张爱玲。

罗曼·罗兰曾经说过,“没有人在读书,都是从书中读自己。”作家的写作何尝不是如此。张爱玲对文字是投入的,“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张爱玲在她的文字中投注了自己全部的生命。阅读张爱玲的文字,常常会惊异于她的细腻,她的敏感,有时甚至还带点尖刻与刁钻,但阅读这一篇文字,我们获得的分明是一种抚慰心灵的熨帖,张爱玲就像一个红颜知己,默默地站在你的身边,在静静地向你倾诉,“花谢花飞飞满天,红销香断人堪怜。”

阅读是一种修行。用心品读自己喜爱的文字,慢慢发现,你会遇到一个更好的自己。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