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江苏高考献一策

我为江苏高考献一策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教育局教研室  徐金国   邮编:224002


 


不久前,国务院在制定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时,通过网络等媒体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由此而引发了关于文理分科话题的讨论。反对文理分科的人士认为,当下社会,学生普遍人文精神的缺失,皆是中学文理分科惹的祸,所以,从培养一个健全的人的角度,坚决要求取消中学的文理分科。而赞同文理分科者则认为,如果现行的高考制度不改革,中学若不进行文理分科,则会使学生已经不堪重负的课业负担雪上加霜,与当前推进素质教育,切实减轻学生的过重课业负担,完全是背道而驰。争论的结果,是双方旗鼓相当,谁也说服不了谁。其实透过这场争论的表象,说到底这场争论的实质是中国教育要培养健全的人,教育改革究竟应该走向何方?再进一步,争论双方,都一致认为,在当前,中国的高考制度是无法取消,也是不能取消的,那么这场争论的实质也就演变成为了高考改革究竟应该怎么改的问题。


近几年来,全国各省都在积极推进高考改革,江苏的高考改革更是走到了全国其他省市的前列,最近十年江苏高考五次变革,旨在努力探索出一条既利于推进素质教育,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又利于高等学校选拔人才的高考改革之路。然而,十年五变的高考改革,尽管事先也做了大量的调研,最终却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更没有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由此,一个全社会聚焦的高考改革变成了一个纷争不断的话题,全社会呼吁变革之声不断。笔者把全社会对江苏高考改革指责的声音,略加概括,简要小结,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改革的结果与改革的初衷南辕北辙。江苏高考改革方案,原意是为了推进素质教育,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所以减少了考试科目,只考语、数、外三门学科。显然,这种改革的最初出发点是善意的,尽可能地解放学生,让学生更多地接触社会。但是,如果只重语数外,忽视其他基础学科的学习,在中学阶段不能打好基础,知识结构不健全,不仅将来学生在高校继续学习困难,而且对人的终身发展甚至会构成缺陷。迫于这样的形势和压力,于是江苏高考改革方案的制订者们又不得不提出将学业水平考试作为高考语数外的必要补充,而且把学业水平考试的等第带入高考录取,提出“6A”加10分的录取政策,这样的录取政策一出,结果造成社会舆论立马将学业水平考试升格为“小高考”。使这个原本旨在减轻学生学业负担改革,不仅没能够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反而使学生的学业负担更重。老师、家长和学生都为了能够在高考中加10分,务求在学业水平过关测试中门门功课达“A”,这样就势必要求学生门门功课都不能松懈,都不敢松懈,但从人的智力发展的差异性看,这种要求学生门门功课都优秀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


二是政策制定缺乏应有的严谨与科学的态度。既然高考改革,除语数外三门之外的六门学科均是学业水平过关性测试,成绩以等级记,那么从一般意义上讲,如果学生达到优秀,就应该是“A”等,得到及格,就应该是“C”等以上,这本来一般常识性的事情,可是,江苏高考政策的制定者们却非要搞标新立异,与众不同,搞一个前面四门学科,以学生的成绩记等第,而最后考的两门选考科目,则又以比例来确定等第,规定前20%的考生为“A”等,前50%的考生为“B”等以上,这样以比例来确定考生的等第,就从根本上模糊了学生真实成绩的区分度,假如在考生选考的科目中,如果试题趋于容易,就很有可能发生同在80分以上的优秀学生,他们的等第成绩很有可能是“A”等与“C”等的差别。而这一个“A”与“C”,又直接决定着学生能否进入大学,能进什么样的大学。因为招生政策明确规定,进入本科以上的学校,最后的两门选考学科必须都在“B”等以上,如果要进重点和名牌更必须是“A”等甚至是“A+”,也就是说,尽管你也优秀,但是你只要在50%之外,你就要被挡在本科大学的校门之外。于是,社会上曾盛传一个笑话,为了保证孩子选考科目都达双“B”,干脆把孩子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七姑八姨全都动员起来报名参加高考,这样以19的比例确保,其他人都考了零分,孩子只要考1分,他也肯定在前10%,那么他的选考科目的等第就必定是“A”等。


三是政策缺乏应有的严肃性。作为高考招生政策,涉及千家万户,事关几十万高考考生和家长的切身利益,这本应该说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制定和执行都应该是慎之又慎,一旦出台决不可轻易更改。可是江苏的高考招生政策,自2008年推出以来,却是不断变更,不断地修改,显得极不严肃。比如:政策制定者先规定,除语数外之外的六门学科,均为学业水平过关性测试,成绩以等级记,但接着又规定,最后的两门选考科目的等第确定,与前四门完全不同,不再按成绩划线,而是按比例划线,而且选考的两门科目必须在双“B”以上,方可进本科院校。可是在2008年高考成绩发布之后,却又临时出台政策,凡是特征分(即语数外三门考分)在300分以上,选考科目达“BC”以上即可填报本科志愿。如此一来,对一部分选考科目有一BC的考生政策是放宽了,但是,对另外一部分特征分不足三百,但选考科目等第都在AB等以上的考生是不是有失公平了呢?


四是从高校选拔人才的角度看,现行的高考模式,以语数外三门学科分数,作为高考的录取依据,而三门学科中,有两门属于语言学科,而语言学科的学习,我们都知道,一方面要靠人的语言天赋,一方面靠人较强的记忆能力,而记忆的能力随着信息存储技术的日益普及,对于人的发展作用会愈来愈小,现代社会更多需要的是人的理解、运用、合作、探究与实践创新的能力。而这一切能力,在如物理、化学、生物、历史等选考科目中,会得到更好的反映,而现在的高考却以模糊的等第反映这些选考学科的成绩,于是,相比语数外三门学科,学生在选考的科目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远远比不上。所以,语数外的高考成绩,其实并不能反映学生真实的学习能力和水平。于是,出现近两年,一是高考分数居于前列的以女生居多,二是报考的学生中,报考文科的大大超过报考理科的,造成高校想招的学生进不来,不想招的学生又无法拒绝,造成不少高校原本是理科专业却不得不招文科考生。这样造成的结果是,学生进入高校,所学专业常常与自己的爱好特长相左,原有的知识基础与新学的内容脱节,造成一部分学生在高校难以继续学习,不得不转系或退学;另一方面学生对自己所学专业缺乏浓厚的兴趣,造成高校培养出的人才质量得不到保证。


以上的种种弊端,怎样才能解决?江苏的高考改革究竟该走向何方?用“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指导,首先,必须坚持以学生为本,促进学生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真正做到学有所用,终身受用。其次,坚持以学生为本,必须真正要把学生从沉重课业负担中解放出来,从大量机械的应试解题训练中解放出来,更好地发展学生的个性与特长,促进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发展。由此笔者不揣浅陋,斗胆为江苏的高考改革提出如下建议:


建议之一:在高考科目设置上,建议考虑用2+1+1+会考的模式。具体地说2,就是高考必考科目只有语文和数学两门,那么,第一个1,为根据学生的兴趣、爱好、特长选考语数以外的任意一门学科,第二个1,为外语,在考试学科的分值设置上,前面的2+1,以每学科150分,作为高考录取分,而第二个1,外语学科的考试则以等级记。如果第一个1选考外语的外语专业考生,则可以另外选考一门学科,作为第二个1


建议之二:就是外语学科的考试,一要降低难度,适当减少词汇量,把学生从死记硬背中解放出来;二要减少分值设置(满分为100分);三要在外语考试的形式上进行较大的变革。外语考试要着力突出语言学科的交际工具的功能和特点,采取笔试+听力+口语的方式,减少笔试所占的比重(建议笔试占60%),增加口语和听力的分值和权重(口语和听力各占20%,计40%),将笔试、口语和听力三项成绩相加,确定“优秀、良好、合格和不合格”(或ABCD)四个等第,作为高考录取的依据之一。凡报考外语专业的考生,除参加上面的口语、听力测试之外,需进行独立外语学科笔试,考试时间分值和其他考生选考科目一样,报考外语专业考生的试题应强化对外国经典名著阅读的考查。


建议之三:为了更好地促进学生在高校的学习和可持续发展,建议学生选考的1门学科,可结合学生高考填报志愿和将来所学专业做出适当规定,比如:填报理工类考生,要求必须选择物理;报考农医类考生,要求必须选择化学或生物;报考环境、大气、地质类考生,要求必须选择地理;报考文科、法科的考生,要求选择历史或政治。报考艺术、体育类考生的专业考试,仍然根据不同专业需要,组织相关考试,最终专业成绩折合成150分,计算高考总分。


建议之四:除高考科目之外的其它会考学科的考试和考查,要真正体现高中新课程必修加选修的特色,采取学分制,不同学科的学分要求与高考录取有机集合,为学生进入高一级学校学习深造,打下更加扎实的知识基础。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我为江苏高考献一策》有2个想法

  1. 高考外语早就应该改革了!花费了多少精力,但走到社会上有多少人真正用得上外语?

    [ 2009-12-8 21:49:00 | By: 合理化建议(游客) ]

    建议呈送江苏省教育厅!

    强烈支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