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无法说起的旧事说开去

从一个无法说起的旧事说开去


 徐金


 


 不久前,在一所乡镇中学教学视导,听一位教师执教《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一课。课堂上,教师安排了一个学生自主质疑的教学环节。一名学生立即举手提了一个问题:课文最后说“贾雨村害怕门子说出当日贫贱时事来,心中大不乐意;后来到底寻了他一个不是,远远的充发了才罢。问贾雨村为什么如此惧怕门子提起旧时的事情?过去,贾雨村在葫芦庙中究竟做了哪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问题一出,全班同学都表现出异常的兴奋,都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希望老师能多给他们讲一讲有关《红楼梦》的来龙去脉。


坐在教室后面的我也觉得这个问题确实问得好,教师如果能够抓住这个生成性问题,跳出课文,对课文做适当的拓展延伸,对经典名著《红楼梦》做一个简单的阅读引导,无疑能够受到一个激发学生课外阅读经典名著兴趣的效果,成为本节课教学的又一个重要收获。


遗憾的是讲台上的教师,并没有如我所想和同学们所期望的那样,巧妙点拨,适时引导,口若悬河地对《红楼梦》讲上一通。而是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冷场。不过,教师驾驭课堂还算机智,一愣之后,迅即说:“同学们如果真的想知道那些事情,最好,课后能够把《红楼梦》一书找来读一读。”课堂教学于是转入了下一个环节,学生进行课堂练习。


课后,在和这位教师进行交流反思的时候,笔者就这个教学环节的处理专门老师做了询问。为什么不能抓住这个课堂生成性资源,对《红楼梦》做一个简单的阅读指导,激发学生课外阅读《红楼梦》的兴趣。这位执教老师倒也实诚。坦率地承认,课前,教者根本就没有认真读过《红楼梦》,当然不知道当年贾雨村在葫芦庙的那些旧事,所以课堂上自然不敢乱说。只有灵机一动,巧妙掩饰过去。


 


评说:以上课堂中“无法说起的旧事”的现象,在如今的中学语文课堂,已经绝不是个别。比如,教《生命的意义》,教师根本没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当然不知道保尔是在怎样的处境中对生命的意思所做的思考,所以对教材解读很难到位。教食指、舒婷的诗,却对朦胧诗一无所知。为此,笔者曾经在相当数量的中学语文教师中专门作过调查,能够知道中学语文教学核心期刊三种以上,并能坚持订阅一份的教师不足10%,能够完整通读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的语文教师不足25%,能够知道当代中国语文教育三老(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说出五位外国教育家的名字,每年通读1~2部教育名著的教师不足5%,能将课程标准后推荐阅读的几十部名著全读完的几乎为零(包括笔者本人),而能够了解当今世界科技前沿,关注当代文坛动态的更是凤毛麟角。平时,阅读积累不足,而在备课中能够广泛搜集资料(包括到互联网上查寻资料)的教师同样也是少之又少。一辈子只读“两本书”,一本教科书,一本教学参考书,除此之外的所谓阅读就是一些杂志小报或快餐类的文字了。这大约是许多语文教师比较普遍的阅读状况。


记得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有句名言:“要天天看书,终生以书籍为友,这是一天也不断流的潺潺小溪,它是充斥着思想的河流。”作为用思想育人,用语言说教的教师,读书无疑应该成为教师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种生活方式。所谓“三日不读书,便觉得面目可憎,语言无味”。而作为语文教师无疑更应该是一个博览群书的饱学之士。五湖四海,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语文教师都应该有所涉猎。这样教师,在课堂上才可能口吐珠玉,游刃有余,讲起课来才能左右逢源,旁征博引,妙趣横生,见地别具,谈吐不凡,从而给学生带来一路春风,使其进入一个辽阔纯净、鸟语花香的知识王国。惟其如此,语文教师也才能够以自己的书卷气去熏陶学生,感染学生,使学生也能热爱读书,终身与书为友,与书为伴。


一句话,在全面提高学生语文素养的大背景下,要做一名称职的语文教师,即使不能博览群书,也千万不能一辈子只读“两本书”。


 


 


通联地址: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教育局教研室  邮编:224002


联系电话:0515-88172259  E-mailyccqxjg@sina.com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