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分析应有“三度”

数据分析应有“三度”

 

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  徐金国

 

又到了考试季节,期中考试,中高考的摸底考试、模拟考试都如期到来,而每次考试过后,我们都要进行认真细致的质量分析,用数据说话,追溯以往的教育教学过程,总结成绩,发现问题,查找不足,展望未来的发展前景,明确新的奋斗目标,鼓足干劲,继续前行。

如何让考试之后的质量分析更有效?笔者以为,进行数据分析时应该把握三个“度”,即高度、深度和温度。

先说数据分析要有高度,所谓登高方能望远,对数据的使用和分析,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看得全、看得准。每一次考试因为试题考查的内容不同、难易程度不同,学校、班级学情不同,学科学情不同,我们在让数据说话的时候,千万不能就数据看数据,就数据说数据,我们必须对数据进行一个综合考量。要跳出数据的框框,站在一定的高度,进行纵向、横向等多个维度的比较、分析和推演,方能准确自身的定位,方能找到继续向目标迈进的最佳路径。也只有站得高,我们的视野才能变得更加开阔,我们的思路变得更加的明晰。思路决定出路,如果我们只是局限在固有的圈子里,固守传统的方法和经验,必然会让我们的路子越走越窄。有了高度才能思变革,有了高度才能常创新。

再说数据分析的深度,进行数据分析要能够透过数据,看出数据背后隐含的内容和意义,这就是深度。数据的变化有偶然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必然的结果,数据的变化有客观的不可控因素,更有主观的可以改变的结果。那么,这就要求进行数据分析时,分析者能够准确区分哪些是偶然的,哪些是必然的,哪些是可控的,哪些是不可控的,只有把可控的、必然的,分析得清晰透彻,才能找到正确的解决问题的路径,也只有看到数据背后的核心要义,才能做到既不盲目乐观,也不消极悲观,实事求是,客观冷静。

最后说数据分析的温度,数据看似客观的,冷静的,其实每一个数据又是有情感、有温度的。有的数据,看上去很漂亮,但数据的背后充满着残酷和血腥,也有的数据,尽管表面看上去,不是十分漂亮,甚至还有点难看,但数据的背后却是温情脉脉,充满着人性和关爱。在现阶段的中国,无论是一个地区、一所学校,还是一位教师,办学、教学绝对不可能无视分数,因为分数依然是社会和家长衡量一个地方、一所学校质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所以作为一名教育人,如果完全无视分数这个数据,显然是十足的愚蠢,但是反之,一名教育人眼中仅仅只有分数,那更是对教育本质的彻底背离。所以,我经常讲,一名教师教学取得分数,有三重境界,第一种是苦教苦学取得的分数,第二种是善教好学取得的分数,第三种是乐教乐学取得的分数,同一个分数,三种不同的方式取得的结果,分数的意义和价值是完全不同的,境界更是完全不一样的。单单是靠苦教苦学得来的分数,牺牲了教师个人的幸福,伤害了学生对学习的兴趣,这样的分数是不能可持续发展的,而如果是通过第二、第三种方式获得的分数,那怕暂时还不尽如人意,但一定是可以不断生长、不断发展的,我们一定要予以充分的肯定。

质量分析研究数据不是目的,通过数据分析更好地改进我们的教学才是目的。所以,又到考试季节,我想对数据分析者说,数据分析要努力做到有高度、有深度,更有温度,只有这样,我们才不至于被一些表象所迷惑,才能不忘初始,不背离教育的根本。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数据分析应有“三度”》有2个想法

  1. 徐特高瞻远瞩,令我钦佩。不过能否说得再具体一些,纵向、横向可以如何去比较?深度可以从哪些具体的方面挖掘?这样对我们帮助更大一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