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刘姥姥关系学的几句闲话

关于刘姥姥关系学的几句闲话


刘姥姥何许人也?曹雪芹笔下《红楼梦》中的一个村野寡妇,因悉下没有子息,只得投靠女婿狗儿过活。家住在长安城外,天子脚下。


刘姥姥尽管居家紧挨着金银遍地的帝王之都、温柔富贵之乡,却是一个毫无官家背景的乡野小民,无论如何日子总还是不能够消停安逸,更与荣华富贵无关,不得不常常为居家的柴米油盐等生计发愁。眼看新年将近,但狗儿无论如何都很难度过这年关。于是,这刘姥姥为情势所迫,不得不来个穷则思变,研究起关系学,搞起了厚黑学来。


挖地三尺,上溯六代,刘姥姥终于挖出了女婿狗儿祖上与贾府王夫人祖上曾今的丝许瓜葛。刘姥姥硬是凭着脸老皮厚和信口雌黄,倒也真的攀上了贾府这门高枝。由此看来,刘姥姥自然也算做《红楼梦》中善于钻营关系学、经营厚黑学的一个典型了。但笔者总觉得,刘姥姥终究囿于见识所限,与《红楼梦》中贾雨村等众多关系学厚黑学大家相比,她无论如何都没有能够摆脱其骨子里的小农意识,小富即安,小利即足。与今日众多关系学家、厚黑学家相比,更无今日钻研厚黑学经营关系学的大家之风范。


本文试就从刘姥姥之关系学与今日之关系学之比较中,看其浓厚的、封闭落后的小农思想,为今厚黑学家和关系学家们鉴。


一是在关系的挖掘上。刘姥姥到底是一个村野寡妇,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长安城中,王侯将相府邸门前,那一家不是拴着若干高头大马,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只单要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勇气,厚上脸皮,卖身为奴,再将典妻卖子换得的黄金珠宝一一奉上,那一家不能成为其靠山。而这刘姥姥全无这些开阔的视野,硬是搬出狗儿的家谱,寻找蛛丝马迹,再顺藤摸瓜,才找到狗儿祖上与贾府上夫人祖上的丝许瓜葛,高兴之余还不无担心,担心贾府是否还记当年那份情,这个高枝能否攀上。这一“找”一“忧”,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全无现今关系学家们的“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既装孙子又充老大的大家风范。


二是在关系的利用上。关系既然已经拉上,就应该进行充分之开掘,努力实现关系效益之最大化。这是当今市场经济下关系学和厚黑学的一条基本准则。而刘姥姥全无这些开阔视野,更不熟悉这些业内的潜规则。只知道带着外孙板儿和一些土特产到贾府走亲戚,串串门,而且事事谨慎,处处小心,逢人便陪笑脸,用以获取贾府上至老祖宗贾母下至小姐丫鬟的喜欢和些许同情,以换得些许几十两银子,再带上一堆贾府丫鬟们都不想穿了的衣裳,便大有一种沐浴天恩衣锦回乡的心满意足,此举实在让人感到大跌眼镜。到底小农意识作祟,处处都是鼠目寸光,全无今天关系学家门的创新创业的精神品质。单说贾府二老爷贾政在工部行走,也算是一个手握实权的重量级人物,手中掌握着若干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只要刘姥姥巧施关节,让贾母跟贾政打个招呼(因为贾政是个孝子。最听贾母话的),给女婿狗儿做个重点工程的包工头,何止赚它个区区几十两,即使赚个成千上万也未可知。如果再更进一步,若通过贾府之关系,干脆给狗儿、板儿等子孙买个一官半职,又何止一本万利。大凡关系学家都知道,所有生意之中,买卖官帽实在是最好的交易,而这个刘姥姥放着官商勾结一本万利的生意不做,放着现成的官帽不买,而单靠向贾府上下乞讨过活,实在是目光短浅,为现今关系学人士所不齿。


三是对待贾府的失势上。曾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贾府,终因富贵日久,子孙后代皆纨绔子弟,不思进取,整日里只知偷鸡溜狗,吃喝嫖赌,还兼鱼肉百姓,东窗事发,只落得个世袭几代的官爵被削,家中财产悉数被抄。几乎就是“一个树倒猢狲散,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结局。这按照现代关系学中趋利避害之原则,所有与贾府上下现在或曾经有过瓜葛的人士,全都立刻抽身就走,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倘若能对今后关系发展有利,即便在已经被打倒的贾府上踹上一脚,也全不足为奇。就像那位贾老爷雨村之流。而这刘姥姥皆因大字不识一个,全不知趋利避害之规则,待人处世全凭妇人之仁,单单不忘旧情,终于上演一出王熙凤临终托孤的悲剧,把个巧姐带回乡下家中,吃喝拉撒地抚养,全无半点利己的东东,实在是自讨苦吃。成为后世关系学家门的笑柄,当不足为怪矣!


当然,刘姥姥关系学中的小农意识除由于其出生乡野,孤陋寡闻,视野不够开阔等主观因素之外,其所处的时代的局限,亦不失为一个重要原因。恕不在文中一一赘述。


(一篇几年前的旧文,贴出来博大家一笑。仅此而已!)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关于刘姥姥关系学的几句闲话》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