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岂是炒作


一个草根的教育杂思


       ——名校岂是炒作


 


读《吕型伟教育文集》,其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一次,先生在日本进行教育考察,看到一幢漂亮气派的大楼上霓虹灯闪烁着某某大学的牌子。先生就问陪同参观的市长,这是一所怎样的大学?市长先生不无幽默地答道:学校挂的牌子越大,学校往往越差,这所学校把牌子已经挂到了楼顶上,招摇过市,你说这所学校好不好?


市长先生的幽默也许只是一句玩笑,或者是有感而发,但不管怎么说,都颇发人深思。现在,每到发榜招生季节,打开报纸、电视等媒体铺天盖地的都是各个学校的宣传,单看这些媒体宣传,似乎这些往日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全都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美貌佳人,全是不折不扣的名校,只是长期“养在深闺人未识”不为人知而已。再到这些学校走走,许多学校的大门口,真是牌子越做越大,越挂越多,什么“重点学校”、“先进学校”、“示范学校”、“特色学校”等等诸如此类的,有着眩目光环的牌子一挂一大摞。只让那些平民百姓的家长看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然后,在晕晕乎乎中,只顾自掏腰包,削尖脑袋,遍寻关系送子女到这些所谓的名校,享受最优质的教育。


其实懂得教育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名校,不在于学校的大楼有多高,设施多豪华,硬件办学条件有多超前,也不在于学校的牌子挂得有多大、有多少,而在于学校有没有先进的办学理念,有没有社会公认的高水平的办学质量,有没有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名校的诞生其实是一所学校长期办学文化的积淀。而创造这些先进办学文化的关键是“人”。如上世纪三十年代,诞生在抗战烽火中的西南联大,只是由华北几所转战后方的大学合并而成的一所临时大学。硬件办学条件几乎是一穷二白,但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由于有了一位名校长梅贻琦,再在校长的感召下聚集了一大批名教授,如闻一多、梁思成、费孝通等,就能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学生,如杨振宁、钱学森、吴健雄、汪曾祺等等,就是这样一所几乎连一块象样校牌都没有的大学,却成了人们心目中永远的名校,成为了中国近现代教育的骄傲。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所学校如果有了如“仙”似“龙”的好校长,再带出一批好教师,自然就能办成一所好学校。回顾中国近代教育,就象蔡元培、胡适之于北大,梅贻琦之于清华,竺可桢之于浙大,陶行知之于晓庄师范,莫不如此。


在教育极大发展,强调一切“以人为本”的今天,我们许多学校却在靠贴牌包装,广告宣传、媒体炒作来打造学校的名牌,许多所谓的“名校”竟是这样打造而成的。我不知道这种弄虚作假,欺世盗名,是不是也算是教育的一大腐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事关民族生存发展的大计。在提倡科学发展观的今天,我们更应该以科学的态度对待教育的发展。我们更真心的希望整天忙于搞这个验收、那个评比的教育的主管部门少搞一些这样的贴牌活动,而是真心实意为学校服务,我们常说“校长是一校之魂”,有了一位好校长就能成就一所好学校,如果我们的教育主管理部门,把教育管理的重心落实在对校长的教育培养和培训管理上,选好校长,用好校长,教育好校长,培养好校长,何愁办不成好学校?我的校长在学校管理中,能一切“以人为本”,关心学生的成长,关注教师的发展,把人的发展看成是学校工作的落脚点的归宿,而不是把两只眼睛紧紧盯在分数上,心思全花在砌大楼、贴招牌、搞炒作上。


一句话,名校的“名”,不应该是欺世盗名的“名”,而应该是名副其实的“名”。名校的“名”,它体现在校长的办学理念上,体现在学校管理的细节中,体现在学校的办学特色和办学质量上。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名校岂是炒作》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