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间尽显波澜

方寸之间尽显波澜


              ——谈小小说的阅读鉴赏


 


小小说篇幅短小,寥寥千字,却能尽显小说艺术的魅力。小小说阅读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特别是愈来愈受到高考命题专家的关注与青睐。许多喜爱它的人们形容小小说就好比是在方寸舞台翩翩起舞尽显风流。那么,在平时的阅读中,怎样才能阅读欣赏好小小说呢?笔者以为必须抓住以下几个关键环节。


一、解读人物形象要“窥一斑而知全豹”。

小小说在人物形象的刻画上,常常是通过截取人物心理、情感、情绪、思想意识和人物命运的某一细微特征或变化,在细节上着力,运用透视的方法,于细微处见精神,让人能够“窥一斑而知全豹”,给读者留下一个鲜明而深刻的印象。小小说在人物的刻画上,或只写人物性格中的一个小隐秘,或只写人物心理上的一道波痕,或只写人物情绪上的一丝变化,或写人物思想意识上的一点升华,或只写人物命运的一次小小撞击。小小说常常通过细节的真实,使人物个性突出,形象鲜明。以澳大利亚小说家泰格特的《窗》为例,作者只是寥寥几笔写了不靠窗病人心理上发生的细微的变化,却揭示了善良的人性是如何一步步被邪恶所吞噬,小说结尾通过不靠窗病人“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与此前靠窗病人描述的公园美景形成强烈对比,两个人物的善良与丑恶灵魂跃然纸上,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

二、解读主题思想要多元深刻。


小小说虽然篇幅短小,却意蕴丰厚。虽然写的都是小题材、小细节,撷取的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片断,但却是对生活的高度浓缩与升华。故事背后往往是集中反映生活中的矛盾和冲突,直抵生活的本质,蕴含着深刻的哲理,迸发着思想火花。小小说的主题常常是以小见大,见微知著,能够引发读者对社会人生的思考。如米兰昆德拉所说,小说的内容永远是生活,但小说家的使命却不只需要对生活进行描绘、再现、加工和解释,而是要担当起认识生活真相的艰难使命。小小说也同样承担了这样的重要使命。同样以泰格特的《窗》为例,小说只是截取了同一病房里两个病人之间一个小小的生活片段,揭示的却是人性的善与恶,引发的是人们对世界与人生的认识与思考。所以阅读小小说时,我们必须透过情节、人物和事件,读出小说深处的思想意蕴,学会用“形而上”的哲学眼光思考“人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和“生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三、解读故事背景要化虚为实。


小小说一般只有千把字,有的甚至只有几百字,要在这样短小的篇幅里,完成塑造人物形象、展开故事情节、表现主题思想等多项任务,小说家必须充分调动和发挥读者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所以,小小说大多把故事浓缩在时空座标的某一特定场景中,进行点式透视反映。对小说中人物生活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大多只是简笔勾勒,简明扼要,不充分展开。作者总是把最丰富广阔的想象空间留给读者,以白当黑,以少胜多,以虚显实,使小说的背景显得广阔而空灵,具有无限的张力。同样以《窗》为例,故事的背景只是发生在一间狭小的病房里,对两个人物为什么出现在病房里,他们之前有着怎样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作者只字不提,但正是这巨大的空白却给了读者无比广阔的想象空间,使故事展开的背景显得空灵而广阔。那么解读故事的背景人物生活的环境,我们不能就事论事,而是要结合人物和主题化虚为实。用我们自我的理解和想象去填补小说家给我们留下的“空白”。


四、解读故事情节要细致缜密。


有人说小小说是“在方寸之间舞蹈”。小小说要在尺幅之间跌宕起伏,尽显波澜,关键在于构思的精巧别致。首先是构思要新颖独特,悬念迭起。比如欧·亨利的《最后的常春藤叶》,小说开篇,患肺炎的琼珊把生命与窗外的常春藤叶紧紧联系到了一起,如果最后一片叶子落去,琼珊的生命也将凋谢,眼看藤上的叶子一片一片凋落,但最后的一片终于没有落去,琼珊也因这片不落的常春藤叶而获得新生。而一生潦倒的老画家贝尔曼一直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画出不朽的杰作,最终老贝尔曼以一片常春藤叶完成了他一生的杰作。在小说的情节设置上,作者不断将一个又一个悬念抛给读者,使读者欲罢不能。其次是小说的结局处理尽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比如《窗》的结局:当不靠窗的病人终于移到靠窗的那张病床上,艰难地支起身子想看看窗外的美景,想不到,他见到的根本不是什么美景却是“光秃秃的一堵墙”。这样的结尾,真正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细细思量,故事这样的结局又完全在情理之中。只有一个心中充满美好的人,世界才会变得无比美好,相反,一个丑恶的灵魂,他眼中的一切必然也是丑陋而缺乏生机的。如此的结尾,不能不让人惊异于小说家精妙的构思。再次是含蓄曲折,让人回味无穷。小说《窗》以“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结束,戛然而止,让读者产生无尽的遐想,真正是言有尽而意无穷。


五、解读文章标题要咀嚼品味


人们常说“题好一半文”。一篇好的小小说作者在标题上同样也是做足工夫的。好的标题不仅能够很好地概括文章的内容揭示文章的主题,而且往往还语含双关或具有象征意义。仍以《窗》为例,小说以“窗”为标题,既准确地概括了小说的内容,主要写的是病房中“靠窗”与“不靠窗”两个病人之间的故事,同时,“窗”又是病房中两个病人通向外部世界的唯一窗口,而推开这扇“窗”,读者读到的又是病房中两位病人灵魂深处的美与丑,善与恶,这扇“窗”既是小说中着力刻画的病房之窗,又是两位病人的心灵之窗。所以解读《窗》这篇小说,标题的多重含义与象征意义都是颇需咀嚼品味的。


    总之,小小说作为一种独立意义上的文体,经过一代代文学拓荒者的开拓创新,已经具有其独特的审美品格。小小说和其它小说的区别,不仅仅在于它篇幅短少的外部形体特征,更在于它的内部结构形态和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诚如王蒙所说:小小说是一种智慧,一种敏感,一种眼光,一种对生活理解。所以,我们阅读欣赏小小说也需要用一种智慧敏感的眼光去理解、去感悟、去思考。只有这样方能抓住关键,充分领略小小说的艺术魅力。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