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新课改随想

语文新课改随想


 


近读朱光潜先生的《从我怎样学国文说起》,文中有一段话,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


    私塾教育的读书程序是先背诵后讲解,在“开讲”时,我能了解的很少。可是熟读成诵,一句一句地在舌头上滚将下去,还拉一点腔调,在儿童却是一件乐事。这种早年读经的教育,我也曾跟着旁人咒骂过,但平心而论,其中也不完全无道理。我现在所记的书大半都是儿时背诵过的,当时虽不甚了了,现在回忆起来,不断地有新的领悟,其中意味确实深长。


先生的这一段话,对我们反思当下的语文教学是不是也确实意味深长呢?


应该说,自近代以来,语文从经史哲中分离出来单独设科,(尽管那时还不叫语文,或叫国语,或叫国文),我们的语文教学改革就一直没有停步。有在教学大纲、课程标准、人才培养目标方面的探索,也有在教材编写、课程设置、语文教学理论方面的探索,更多的则是在语文教学方法、手段等方面的探索。特别是在新课程实施以来,语文在思想理念、课程目标、教学方法和手段等诸方面的改革与创新更是如雨后春笋。


回顾近百年的语文教学改革,我们始终秉承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反封建精神,以开放的姿态不断吸纳西方现代教育教学方面的理论,比如行为主义理论、认知教学理论、情感教学理论、建构主义理论等等,这些新思想、新理念的输入,无疑为我们的语文教学不断注入了新的活力,为语文教学的现代化起到了积极的推动和促进的作用。但在“洋为中用”的同时,却没有能够处理好“古为今用”,而且,大多是矫枉过正,几乎形成一种思潮,那就是改革就是对传统的批判和否定。似乎只有对传统进行否定,我们的语文教学才能在批判中前进,才能在新的理论指导下成长。由此,我想套用先生的话,如果我们真的能平心而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回过头来反思一个问题,我们几十年的语文改革所取得的成果,是不是与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太不相称了呢?而且正是这种极度的不对称,造成今日,尽管我们的语文界普遍都很努力,也很尽力,但现实却是我们学生的语文素养每况愈下。以致我们的语文教学遭来社会的非议和诟病,使我们的语文教学常常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


站在语文教学改革的“十字路口”,我们是不是还要一直鼓足勇气,不顾一切地往前冲,还是停下脚步,做一番冷静的思考。对现代的理论做一番仔细的分析和研究,对传统的进行一番深入的挖掘和清理。我倒是想,语文作为一个民族的母语和文化,她的传承和学习的规律,更多地应该积淀在其传统之中。


 

发布者

徐金国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安徽师范大学“国培计划”初中语文学科指导专家,中国阅读、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理事。曾多次在省、市优质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担任盐城市中考语文学科命题组组长,应邀在十多个省市做示范课、讲座几十场次。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研文章200余篇,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出版《智慧语文》和《课堂生成的智慧》《深度导读》《深度导读》专著4部。倡导“智慧语文”的教学主张,是《语文教学通讯》《美文》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金陵中学岱山分校。联系QQ:654558759 邮箱yccqxjg@sina.com

发表评论